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流情(傅陆)01、02

*配对为傅剑寒×陆少临

*大概五小章的短篇,没什么营养满足我的脑洞


*拉郎配,有雷慎入,慎入,慎入!



01.

任剑南在杭州的驿站遇到那一身红衣的剑客,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笑着和自己打招呼,才回过神来。

他想了想,傅剑寒乃居无定所的游侠,常年云游四方,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自己之所以惊奇,大概是觉得傅剑寒一身刺眼红色与江南山水格格不入吧,他也是第一次与傅剑寒在洛阳以外的地方见面。

“任兄要寄信吗?”

傅剑寒坐在驿站装货的木箱上,长剑放在脚边,双眼微微眯着,脸上挂着闲适的笑容。

“嗯,给平日寄信送礼的江湖侠士回信回礼,趁机出来散心。”

铸剑山庄家仆甚多,并不需要少庄主亲自跑这么一趟,任剑南不过是找了个理由逃过父亲布置下来的练武功课。

“倒是傅兄来杭州……是为了太白楼的一百年金古无双吗?但那是每年猜谜活动才有的奖品,而今年的奖品……已经进傅兄肚子里了。”

说到最后,任剑南忍不住笑出声,东方未明拿到那坛酒后还很得意地跟大家炫耀自己运气好来杭州正好碰到这种好事,当时傅剑寒一边应着一边自动自觉拍开泥封喝了起来,最后一坛名酒一大半进了他的肚子气得东方未明抓着他比划半天。

想起当时的情景傅剑寒也是哈哈一笑,只觉那是快意至极之事,没有些许喝掉别人酒的愧疚,“傅某自然想得到一坛美酒,为当初喝掉未明兄美酒之过道歉,不过今日是为其他事来杭州的。”

“介意告诉在下是何事吗?”

“傅兄,让你久等了!”

任剑南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另一把还算熟悉的声音叫唤好友的名字,转过身看见那骑在马上的蓝白色身影,就知道自己没有认错声音。

“少临兄!”

长发随便扎了个辫子,男子脸容俊逸,嘴角微勾似带桃花,闻言回道:“哟,这不是剑南兄嘛!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能遇到最近经常流连洛阳的少庄主大人~”

陆少临与自己同为杭州的武林世家,自小多有往来,他也清楚对方那种老江湖的狂放豪气,听到这调侃也不气,心平气和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到驿站来,看到陆少临身后几个金风镖局的镖师左右护着一辆密封的镖车,便知道对方正准备送镖。

再想起陆少临招呼傅剑寒,他总算知道傅剑寒为何等在这儿。

“傅兄这是要给陆兄护镖?”

“嗯,陆兄承诺傅某帮他护了这趟镖便送我一车好酒,我就答应了。”

傅剑寒回答得爽快,骑着骏马的陆少临也哈哈笑着点头,把挂在马上的一小坛酒扔了过去,说知道傅兄嘴馋先给你过把瘾了,红衣剑客也不客气,马上喝了几口,直夸这酒好喝。

想起来陆少临除了怡春院外就爱混酒馆,任剑南摇摇头也不明白自己一个不会喝酒的人怎么就认识一堆酒鬼朋友……不对,也不都是酒鬼。

那个人喜欢喝茶,不知半山妖和金凤凰他更喜欢哪种。

“那任兄,我和陆兄就先走了,回来后送信约你再聚。”

傅剑寒走到了金风镖局的镖车队伍前,和任剑南挥手再会。

点头比了礼送别了友人,任剑南看了看袖中的信件,还是决定先去一趟茶馆。

 

02.

陆少临与傅剑寒的认识,跟傅剑寒与其他好友的认识没有太大差别,陆少临只是他众多酒友中的一个,要他回想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他自己也未必记得清楚。

倒是陆少临记得很清楚,那是他送镖到洛阳的时候,跟长虹镖局家的小子吵了一顿后到酒馆喝酒,看到有个红衣剑客一个人自得其乐笑眯眯地喝酒,就忍不住过去搭讪。搭讪成果很完满,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酒量比自己还好的人了,第二天从客栈醒来除了宿醉的头痛外,还有一股不一般的清爽。

傅剑寒无门无派,了无牵挂,闲云野鹤一只,游离在武林之外,陆少临不需要想着怎么和他打好关系或者不能得罪他,不需要算计着兄弟朋友让他们帮忙,他们只是普通的萍水相逢,偶然相见一起喝个酒,出了酒馆走在路上可能还注意不了对方。

陆少临对此十分满意,他可不想喝酒的时候还想那些错综复杂的人情关系,也因此他从不在傅剑寒身边有人的时候过去找他喝酒。

但说到底会去洛阳酒家喝酒,根本原因是……

洛阳没青楼啊!居然没!!简直违背人性残害健全青年!!!

哦,说回他到底怎么会找傅剑寒帮忙护镖,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所发生的事情。他临时接了河洛大侠江天雄的急镖要连夜护送货物到贵州,刚出城门没多远就被黑风寨的歹人截住,当时他还没和下一个城镇的镖师会合,人手不多的情况下陷入困境,而傅剑寒就在那时候出现。

那人长剑挥舞几个上落就牵制住几个敌人,剑势凌厉,剑招果决,长剑如自身手臂般灵活动作,在当今武林年轻一辈中,除了燕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把剑运使得这么漂亮的人,对傅剑寒简直刮目相看。

那次之后陆少临偶尔会请傅剑寒帮忙护镖,反正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的,他使唤人可没什么压力。

“原来陆兄跟任兄关系不错啊,我都不知道……这样说来,任兄和我们喝酒的时候都不会遇到陆兄呢。”

坐在后面的镖车,不客气地让镖师拖着他和货物一起走,傅剑寒才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陆少临骑马走在旁边,闻言想都没想就回答,“我只想和你一起喝酒,可不希望有其他人来打扰。”

这话的用法很有问题,却是陆少临的真实想法。他并不想和傅剑寒发展更深入的关系,如果这份喝酒来的交情加上了其他人,就会交织上其他人的交情,变得不足够单纯,以后闹翻了想老死不相往来也会变得麻烦。

若变成跟其他人一样麻烦的关系,那找傅剑寒喝酒就没意义了,唯一的酒友都没了,那多可惜。

傅剑寒听到愣了愣,表情变得有点微妙,“陆兄这么看得起傅某,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你值得,又有什么惊的。”

豪爽一笑,陆少临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傅某一定不能辜负陆兄的期待才行。”

傅剑寒也是笑得开怀,从腰间摘下酒葫芦喝了口,就把葫芦向陆少临抛去,看着对方接住喝了几口酒,又把葫芦扔过来。

跟陆少临喝酒,确实跟与其他人喝酒时感觉不一样,傅剑寒好像有点了解陆少临的意思了。

 

评论(2)

热度(22)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