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破梦(傅任)01

*配对为傅剑寒×任剑南

*设定背景为盟主线结局,未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并告诉了酒友们,并且不报社。天龙教已灭,武林大势趋向和平。

*傅任关系已经确定。

*全文阅前慎重警告:老杨有毒【喂】如果你觉得老杨有种无处不在的存在感,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确认以上事项,然后慎入。


01.

空气中飘散着血腥味。

嚓!砰!嘶——

武器交碰的声音不断响起,没多久隔壁的声响完全停了下来,任剑南却是心惊胆战。

袭击一共有二十三人,除了被任剑南趁乱刺倒的三个,剩余十九人均集中攻击那个人,数量悬殊的差距,其中还有三个高手,但……

只是一炷香时间战斗就结束了。

他变得更强了,更难对付了,也更难阻止他了。

明明该担心对方的安危,任剑南却耐不住内心的挣扎,他在期待着有人能够阻止他,他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如果有人做到就好了。

可是……这次也一样的结果……

任剑南沉淀一下心情,往隔壁船舱跑去。

果不其然,那红衣的身影站在房间中央,头上纯白的发带沾了血迹,长剑上的血一直往地上滴,站在一堆尸体之中他却脸色如常,看到任剑南后扬起一个爽朗灿烂的笑容,配着这场景可说诡异之极。

“剑南兄,你没有受伤吧?”

傅剑寒甩了下剑上的血,随手在地上的尸体上擦了擦就收剑入鞘,走到任剑南面前上下打量。

“剑寒兄才是,你受伤了。”

这人就算如剑神附体,也难以在这么多人的袭击下完好无伤,身上多多少少挂了点伤,身上红衣被染得更为深红,俊朗的脸容也被刀剑划出了一个伤口。

哈哈笑着拉任剑南离开都是尸体的船舱,傅剑寒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药丸吞下,“这些小伤没事的,剑南兄也吃一颗解毒丸吧,不知道他们的刀剑上有没有沾上毒药,预防万一比较好。”

“嗯……”叼走对方放到嘴边的药丸,任剑南看着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我给你包扎一下。”

“那就麻烦剑南兄了!”

傅剑寒回以爽朗的,如阳光一般的笑容。

他看在眼里,本要说出口的劝说话语,又吞了下去。他知道怎么劝说也没有用,他已经决定了,豁出去做了,不会再回头。

 

怀璧其罪,这四个字足以充分形容傅剑寒此时的状态。

现今江湖中谣传,傅剑寒杀死了保管半条圣堂之匙的北丑,抢走了圣堂之匙,现在正在寻找另外一半的钥匙。

圣堂之匙是什么,二十年前掀起了多少风雨,东方未明的父母也是在这场争夺中丢了性命,一切皆因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传说,一份遥远不可及的理想,以及无数人们的贪欲。

东方未明最后能可接受父母的死亡,也不怨怼曾经犯下错误的正道前辈,承担了武林盟主的责任,然而……他也阻止不了这因圣堂之匙再次出现而开始的争端,而争夺中心是他的好友傅剑寒。

就算武林盟主在台面上压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武林人士,暗地里动手的人可不算少,从傅剑寒得到圣堂之匙开始,来袭击的人就源源不绝。

接下来怕是会有越来越多高手过来,说不定还有他们熟悉的朋友……

面前的人突然靠过来,嘴唇吻上他的,好一会儿才退开,他看到对方那爽朗的笑脸,回过神来低头继续给对方包扎。

傅剑寒看着恋人那通红的耳朵,心情很好地笑着,“剑南兄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在下并不担心自己。”

任剑南知道傅剑寒会保护好自己,所担心的是他不保护他自己。他越来越强,剑法越发精湛,来袭击他的人也更强,这就意味着他更可能遇上生命危险,但这个人一往无前,战起来心中只有快意,他甚至愿意以受伤换取致命一击。

“那可不行,”傅剑寒摇摇头接过话,伸出手轻抚任剑南淡色的头发,语气认真,“如果剑南兄受伤了,我会很伤心,很生气……我生气的话,连我自己都害怕~”

是啊,他也很害怕。害怕这个人伤心,害怕这个人生气,更害怕……没有人陪着他。

“这句话,待剑寒兄不要总是受伤再说吧。”把包扎的布带用力绑住,看到傅剑寒倒抽一口气,任剑南仍觉得心中恶气难消。

傅剑寒赶紧讪笑着赔罪,保证自己下次会更注意不要被伤到,抱着任剑南哄了好一会儿,怀里的人才伸手回抱,他顿时松了口气,用下巴蹭了蹭对方的额头。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直有人袭击,我们都不能休息了。”推开了那个开始乱摸的人,任剑南皱起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傅剑寒倒是毫不在意,从怀里拿出那半块钥匙随手抛了抛,“确实挺可疑的,北丑死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傅某一人,为何会有其他人知道北丑身上藏着圣堂之匙?这秘密北丑保守了二十年,武林中人一直找不到这钥匙所在,不可能他一死就曝光的。”

“会不会是剑寒兄之前大肆寻找圣堂之匙的动静引起了谁的怀疑?”

“嗯……会这么关注圣堂之匙所在的人,恐怕只有一个了。”傅剑寒托起下巴,露出了兴味的表情,“剑南兄觉得呢?”

任剑南明白了他的意思,最关注圣堂之匙的人,自然是另外半条钥匙的所有者,因为只有凑齐了两半钥匙,才能开启圣堂。

“所以在江湖上散播你得到了圣堂之匙的人,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找的人……恐怕来袭击剑寒兄的人当中,有不少他的人手。”

点点头,傅剑寒赞许一笑,“毕竟他可是最想得到圣堂之匙的人,我们沿着这条线索找过去便可,或者把他派来的人都杀掉,那个人自然会出现了。”

若是几十年来处心积虑要得到圣堂之匙的人,只怕没那么容易对付,但傅剑寒一定要得到圣堂之匙,这场冲突无可避免。

“等去过圣堂,我们可以找来未明兄,再和老杨一起喝酒了!”

红衣剑客无忧无虑般说着,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期待,这个样子却让任剑南心口隐隐作痛,满嘴的苦涩,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杨云,杨兄,天山派的大师兄。

他何尝不想再见到杨云,再四个人一起喝酒,然而……

 

杨云已经死了。

 


评论(4)

热度(20)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