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流情(傅陆)06

06.

陆少临逃了。

说真的傅剑寒有点意外。

当时他听到声响,挣开眼睛就见陆少临哆嗦着布满痕迹的双脚穿上裤子衣服,跌跌撞撞地走到门边,深呼吸一口气,就以惯常的姿势惯例的爽朗表情走了出去,没有发现床上的另外一个人已经醒来。

傅剑寒没有急着去追人,起床把衣服穿上后,卷起床上的床单被子,才唤来小厮结账,并表示要把那床被子带走,小厮反对的话也被那锭扔过来的银子堵在喉咙里。

他拿着那床被子去客栈要了个房间,放下东西洗了澡才提着酒葫芦逛去金风镖局,气定神闲胸有成竹,但听到陆少临刚回到镖局就马上扑去接第二趟镖,他还是相当目瞪口呆。

这逃跑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傅剑寒本想着以陆少临的身体状况应该不会乱跑,总归是要面对自己的,万万没想到他竟跑得如此之快。

但他没有着急,拉着之前已经相熟起来的镖师问出陆少临要走的路线,再转回客栈把床被拿到驿站要求送去杜康村,并租了一匹马。

马匹的速度比镖车快上不少,虽然晚出发不少,傅剑寒还是赶在天黑前到达了金风镖车落脚的城镇,找到金风镖师们所在的客栈。

说来也巧,他进去的时候正看到金风镖局的人在吃饭,看到傅剑寒都有点意外,认为他有急事要找陆少临,就直接指路让他到天字号房找少镖头,谢过几位镖师后傅剑寒直奔二楼客房。

傅剑寒敲了两下门,房内的人似乎动了一下,用沙哑的声音喊了一句不吃晚饭。

他干脆直接推开门,一脚踏进房中,“陆兄,你昨晚太累了,不吃饭可不行。”

本来趴在窗边透气的陆少临看鬼一样看着傅剑寒,也没问他怎么找过来的,双手一撑窗台,直接从房间内跳了出去。

“等、陆兄!”

红衣剑客赶紧跟着跳出去,他也有点困惑,为什么平日豪爽坦荡的陆少临会出现这种反应?他本想若陆少临接受他,他一定会补偿昨夜的趁人之危;若陆少临表明不喜欢他讨厌他,对男性没有兴趣,他自当万死不辞,以后也绝不纠缠。

陆少临一介武夫,学的是刀法,硬功还不错但轻功实在一般,加上身体不适,他踩在民房屋顶一路往城外奔去,途中还好几次差点摔倒,幸好他轻工差傅剑寒比他更差,才一时三刻没有被追上。

然而他毕竟体力不足,内力不足,没跑多远就没了力气,下半身像要撕裂一般,走一步都痛得要命……男子之间交合的后遗症状实在太悲惨了,就算做的时候爽到了,之后要痛几天也不是个事。

体力相对充沛的傅剑寒趁机追上来,双手从后抱住陆少临,见他还要挣扎,心中隐隐升腾了怒意,“陆兄,陆少临!难道傅某连你拒绝我的话都不能接受吗?昨晚是我趁人之危,陆兄生气在所难免,但傅某岂是不能接受责备之人!即便不愿接受我的心意,陆少镖头连当面拒绝别人都不会吗?!”

“我陆家男儿岂是遇事逃避之辈!”陆少临反射性回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要跑?”

陆少临挣了挣,身后的人仍不愿意放开自己,他只好转过身,有点儿心虚,“陆某只是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傅兄。”

就算再怎么迟钝,也知晓对方并非在拒绝自己,傅剑寒克制不住往上勾起的嘴角,双手又紧了一分,“陆兄的意思是……并不讨厌傅某咯?”

“我本来就是喜欢你才跑去结识你啊。”

大概是退不可退,别扭也不符合自己的个性,陆少临也就理直气壮回抱过去。

“但陆兄一直都很冷淡,傅某一直以为……你不愿意与我深交。”他一直以为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还使上了趁人之危的招数,傅剑寒觉得自己还是蛮拼的。

可是不这样做,能从陆少临口中听到实话吗?恐怕不能。

“如果跟你深交是成为你那些酒友一般的关系,我宁愿不要,我杭州陆情圣要做就做最特别的一个,让你对本少爷神魂颠倒!”傲气地说完,陆少临又偏过头,略不自信,“陆某自认武功低微并非人中龙凤,况且喜欢又如何,我不可能陪着你闯南走北,游遍天下,何不从一开始便是萍水相逢呢。”

傅剑寒吻上对方面颊,笑容灿烂,“陆兄也太妄自菲薄了,你已经把傅某迷得连家都不知道怎么回,只能缠着你不放,还请陆兄收留收留小弟我。”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杜康村有个房子!”

“是啊,有机会一定要带陆兄去看看,虽然小弟无门无派游侠一个,好歹有个小房子,也不至于没有聘礼带给陆总镖头。”

“有个武功高强的少侠入赘,我爹还得欢天喜地呢。”

“从此傅某也是个出身名门正派的人啦~”

陆少临终是被傅剑寒逗笑,靠在傅剑寒肩膀上,双手抱着对方。他心心念念又每每克制自己这样做,因为他当时只觉得自己与傅剑寒不过萍水相逢,即便是较为亲近的动作,都会让他担心对方会不会讨厌,这样名正言顺抱住这个人,他以前想都没想过。

“傅兄怎么会对我……那什么……”

他自觉这问题过分忸怩,还是忍不住问。

傅剑寒颇为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看着他等待的眼神,还是决定老实回答:“陆兄长得太俊了,傅某一下子就被迷到了。”

这不就和自己一样嘛,想到这点,陆少临忍不住大笑,只觉得自己完全是自寻烦恼,这个人脑袋太直线了,他实在比不过,只得乖乖投降。

………………

…………

……

“傅少侠,你抱够了没有,背我回去休息啊。”

“用抱的可以吗?”

“你双臂力气够你就抱啊。”反正大晚上的他才不怕丢脸。

“嗯……还是背吧。”

 

————————————————————————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

短打就是要这么利索这么耿直!

感谢来看文的姑娘们,被这个拉郎摧残了几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可能……或者……大概……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补个肉番外,但我写不出肉……所以基本狗带啦!

评论(9)

热度(14)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