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破梦(傅任)02

阅读前提示:本章含杨云遗体画面,不血腥但个人觉得略心塞,请注意。


本文老杨有毒,老杨有毒,老杨有毒,很重要说三次。


02.


杨云可谓死得毫无征兆。

不过那个人是天南地北四处爬的浪荡游侠,行踪飘渺,能看出征兆才怪。

东方未明为了这个消息特意跑了一趟杭州铸剑山庄,本在雨中与正在舞剑配合任剑南琴曲的傅剑寒顿时没了表情,半响才回应东方未明,说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他何尝不想那是个玩笑,但事实却是那么残酷,他只得一字一顿再把杨云的死讯说一次,遗体已经在送往天山途中,到时候将举行葬礼。

任剑南大概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情景,当时他坐在亭子中,东方未明和傅剑寒任由雨水继续落到身上,身上脸上都沾满了水迹,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流泪,任剑南只知道待他从这个消息中反应过来时,脸上已经布满泪水。

好久好久,久得这雨都有停下的趋势,傅剑寒才动了手脚,木然往前走了两步才回过头,扬起嘴角看向任剑南,表情比哭出来还难看,“抱歉,剑南兄,我得去天山一趟。”

“说什么呢!”任剑南大喊一声,冲到雨中抓住傅剑寒双手,“杨兄也是我好友,当然是我们一起去!!”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很快会追上你们的,剑南兄……麻烦你照看剑寒兄。”话语中渗着掩饰不下的哭音,东方未明低头不让二人看到自己的表情,率先转身离开。

任剑南握紧傅剑寒的手,生怕他会一个人跑掉一般,“傅兄,我们先去换身衣服,我留个信给父亲我们就出发。”

“我想尽快见到老杨……”

“天山地势严峻,气温严寒,就算你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也想一下杨兄若知道你这样跑上去,一点也不会高兴!”强忍着悲伤,任剑南义正言辞打断傅剑寒的话,拉着他往房间走去。

傅剑寒任由他拉着,像丢了魂一般,半饷才动了动嘴巴,小声说了句话,让任剑南更加止不住眼泪。

 

“杨兄,死了……”

 

杨云的遗体很完整,死相也很平和,傅剑寒他们到达的时候,看到他安详躺在冰棺内中,手抱唱带的佩剑,身旁放着一个酒坛,若非看到天山派的弟子们都一脸悲痛,他们还想抱着些许希望,认为这不过是杨云的一个玩笑。

东方未明得到何掌门的准许,检查了一下杨云的身体。杨云身上并没有外伤,并不是打斗中被杀害的,但也看不出是不是中毒身亡,他死去已有大半个月,遗体却没有腐化迹象,实在诡异得很。

“天山气候严寒,尸体不容易腐化,但杨云师兄被送回来的时候,身体也确实没有腐化过,所以我们都以为他还有救,但找了好多大夫都……呜、大师兄……”何秋娟解释了一下,又忍不住眼泪直掉下来,一旁担心何秋娟而跑来天山探望的古实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安慰。

一直没有开口的傅剑寒看着棺中的酒坛,面无表情开口:“那个酒坛为何放在杨兄那儿?”

“送遗体回来的人说,那是杨师兄被找到时怀里拿着的酒坛,但里面的酒已经倒光了。”

不用傅剑寒再提示,东方未明便知道该怎么做,他马上拿走酒坛,表明需要一点时间确认酒坛内残留的酒液中有没有奇怪的成分。

傅剑寒走到何掌门面前,再三拜托何掌门暂时不要收埋杨云的尸体,尽量保存好他的尸体,他们会尽快查出杀害杨云的凶手,何掌门也深知红衣剑客与杨云关系深厚,跟他们一样不能接受杨云突然死亡,便点头答应并承诺他也会调查这件事。

任剑南一直站在冰棺前小声对杨云说着什么,眼睛通红,傅剑寒与何掌门交谈完,跑过来拉着他就走。

“剑、剑寒兄,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去追查杨兄为何被杀,那个酒坛我知道,是杨兄为了装葡萄美酒特制的酒坛,我们得查出那坛酒是他什么时候买的。”傅剑寒的声音依然爽朗,并没有染上些许悲伤,但任剑南觉得他在硬撑,强迫着自己分散注意力。

任剑南脚步一顿,反拉住前面的傅剑寒不让他继续走,语气坚定,“不对,剑寒兄现在不该做这件事。”

“剑南兄?”

“剑寒兄为了赶来天山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而且未明兄还没确认到底是不是酒里面有问题,我们等待未明兄的结果再说。”他看着傅剑寒布满血丝的双眼,非常担心。

杨兄不在了,正因为他不在了,任剑南必须拉住傅剑寒。

“可是……”傅剑寒犹豫。

“未明兄是武林盟主,我们最好找他要个令牌,方便我们到时候与当地的武林人士协调,史捕头给你的六扇门搜查令还在吗?”

剑客点头,拿出那个帮助史刚查案时得到的令牌。

“正是为了查清楚杨兄的死因,剑寒兄更应该休息好,才有精力去查证,才能够冷静调查出真相,我也想知道杨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好吗?”

面对恋人真挚诚恳担忧的眼神,傅剑寒终是点头答应,“……剑南兄会和我一起休息吧?”

要跟天山派的人说自己和傅剑寒只要一个房间的话总觉得挺让人感到羞耻,但他现在不愿意留着傅剑寒一人独处,便直率地答应。

 

对,他们本来只是想查证杨云的真相而已。

为什么会变成寻找圣堂之钥呢?躺在客栈中,被傅剑寒像章鱼那般抓抱住,任剑南任呆看天花板,忍不住思考着。

好像是确认了那酒液中有一种连东方未明都没见过的毒,东方未明要拿去忘忧谷询问怪医和神医,他们就离开天山往成都以及附近城镇的酒家找去。

葡萄美酒产于西域,除了成都附近,中原地界的酒家只有新年时分会贩卖这酒,现在离新年还有几个月时间,所以目的地就很明确了。

但途中,关于圣堂之匙的传闻又开始传播,二十年前的悲剧被大肆宣传,简直像被人可以引导一样。

傅剑寒对十四天书剑之外的部分没有特别兴趣,但听闻圣堂无所不能甚至拥有让死者复生的能力后,动摇了。

他们遇到了北丑,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跟傅剑寒说,某一天的某个时辰单独一人去见他,他就能够得到想知道的答案。

傅剑寒去了,却并没有得到凶手的信息,反而拿回来半枚圣堂之匙,没多久江湖中便传出傅剑寒得到钥匙的信息。

简直跟刻意安排的一般。


评论(2)

热度(9)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