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02

*萧遥的名字从上章开始就有出现,但其实没他什么事,我只是想给东厂组加戏XDDD


青衣剑客站在通往西湖中央亭子的桥上,白雪落到他肩上,却没有带给他些许寒冷,他手抱着长剑,定睛观看远处那陷入迷雾的景色,似乎没有发现这情景有多违和。

西湖冬景,断桥残雪,多好的气氛,正是男女相会、幽会、私会的好地方……断桥残雪不那么清楚不要紧,重要的是意境,才不是他修炼不到家没办法具现化太具体的场景呢。

陆少临想过了,既然直接勾引引不过来,那就问他到底喜欢哪种类型的,他还有两晚时间,今晚问个清楚,明晚再变成他喜欢的类型勾一下。

那样还不行他就去找萧遥,让萧遥以为自己在梦里被猥琐了一把,至于锅嘛……就推给陈公公好了。

“燕兄,这大冷天的,莫非在等什么人?”

陆少临变回那个金风镖局的少镖头,一身蓝白衣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他摆弄一下扎起来的发尾,桃花眼微微眯起,笑着打招呼。

剑客转过头来,表情没有任何动容,并不惊讶青年出现在这儿,只是略点头,算是打招呼。燕宇倒是没有把头转回去看那模糊的景色,反而静静看着陆少临等待他说话。

“成都到杭州路途遥远,燕兄千里迢迢过来,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已经习惯此人的沉默,陆少临毫不在意,站在燕宇面前自顾自继续找话题。

这人是不是千里迢迢来到‘杭州’先不提,这种情景练习自然要融入背景,发挥他陆少镖头的超凡演技,才能好好从燕宇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就算醒来后燕宇不太记得梦里的内容,在梦里问不出所以然他就亏了。

燕宇沉默良久,似乎也在思考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杭州,好一会儿才开口:“……听闻盘月剑出现在杭州,在下前来找寻。”

剑,又是剑。

身为一个用刀……啊不,一只以色惑人武学低微的狐狸精,陆少临心中不满,还是维持着满脸笑容聊下去,“原来燕兄是来找剑,我还以为燕兄如此大雪的天气等在这儿,一定是有佳人相约呢。”

青衣剑客不语,沉默看着陆少临。

“那燕兄如今可有心悦之人?”也不管这话会不会突兀,他与燕宇更没有熟悉到可以谈这种话题的程度,陆少临觉得自己失去了耐心,只想早点问完了事。

“……有。”稍微思索一番,燕宇便肯定地点头。

想听到的分明就是这句话,如今陆少临却觉得心中烦闷,并没有任何得意开怀,“哦,敢问是何方佳人……不,这有点唐突了,敢问燕兄喜欢的是怎样的人?”

“江南人士。”

一反之前陆少临怎么勾引都勾不到对方动身开口,对于陆少临的问题燕宇可说有问有答,然而一向自喻聪明绝顶的陆少镖头被心中莫名的烦躁所惑,并没有发现这点。

原来燕宇喜欢江南温柔可人、体贴娇媚的姑娘啊……不对,他前几天也有变过江南妹子,怡春院的翡翠姑娘完全是集江南少女优点于一身的好姑娘,又擅长泡茶唱诗,燕宇还是眉头都不动一下。

看来燕宇是个专一的男人,对喜欢的人以外都不动心?这种不是最难搞的么,比真的阳痿还麻烦,好歹阳痿还能喝药治病,这种可是治不好的……

“燕兄能说……具体一点吗?”多少有点垂头丧气,陆少临死命瞪着燕宇手上拿的那把剑。

“陆少临。”

什么事?燕宇突然唤了自己的名字,陆少临抬起头等待对方说话,那人却不再说话,眼中隐隐带着笑意。

笑意?那个疑似面瘫的燕宇吗?!

还不等陆少临看清楚燕宇的表情,对面那人已经俯下身,举起一只手捧住他的脸颊,轻轻吻了他嘴唇一下,像亲吻什么珍贵之物一般。

吻住的人突然化作漫天飞雪,从指间消失,燕宇看着那逐渐变得灰白的世界,轻叹了一声。

“是梦。”

 

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长久以来培养出的警惕性让燕宇张开眼睛,撑起身下意识摸向床边的长剑,就见自家的小狐狸姿势奇怪摔倒在地上,发现燕宇醒来,可怜兮兮叫了两声。

燕宇赶紧把它抱起来,平常总会自动自觉窝到自己怀里的狐狸却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怎么了?”

抚摸它背部几下,那一团毛茸茸也没有放松下来,燕宇不禁担心它身体,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这三更时分,就算要找大夫也太晚了。

他确认狐狸的呼吸没有问题,便把它放到自己枕头的另一边,方便随时能确认它的情况,而他躺在旁边拉上被子把狐狸和自己都盖好,才闭眼休息。

看着那放在自己鼻子下以确认自己呼吸正常的手指,陆少临默默用爪子捂住自己的双眼,若没有白色的毛发掩饰,他现在的样子肯定非常丢人,一点也不符合他金风潇洒哥的形象。

评论(6)

热度(27)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