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破梦(傅任)06

“剑寒兄,虽然从未明兄那边知道天意城打算对河洛大侠江天雄做什么,但我们贸然前往拜访,可能会太唐突。”

“嗯。”

“而且最近剑寒兄风头太盛,也不知江大侠是何观点,若他认为你杀害武林中人是恶邪之行,恐怕你行走江湖会变得困难。”

“嗯嗯。”

“剑寒兄,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再脱我的衣服……”

看着两人已经解开得差不多的衣服,任剑南有点无奈,而身上的那人只是灿烂笑着随口应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见任剑南蹙眉脸色深沉,傅剑寒安抚地亲吻他的脸颊,一只手轻抚他的后背,让他不要担心,“我晓得的,江大侠在武林中声望很高,大概比未明兄还高,剑南兄是希望我不要莽撞得罪了他。”

东方未明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信息,当初他认识表妹风吹雪时,那位曾经是天意城杀手的少女常男装与江天雄之子江瑜一起行动,实际上是受到指示要潜入江府候命,但后来因为东方未明她已经脱离了天意城,也不知道天意城到底对江天雄有什么意图。

任剑南询问了风吹雪,想得到更多天意城的信息。然而风吹雪摇摇头,说明他们都只是接受指令行事,就连同为天意城杀手的其他人平常也不会特意接触,上面到底有什么人直到她离开也无从得知。

或者毒会知道,毕竟他是统领所有杀手的头领,但要怎么找到毒也是个难解的问题。

因此现在能够入手的,便只有江天雄。既然风吹雪已经脱离天意城,想来天意城会重新派人接近江天雄,到江府拜访还是很有必要性的。

脑里漫不经心想着,傅剑寒的手一路往下,握住身下人的要害,轻轻揉搓,看着他红着脸轻哼出声,只觉心情大好,心中隐晦不明的压抑仿佛消散不少,低头挨着任剑南一阵深吻,直到他快呼吸不顺才罢休。

“剑南兄为我着想,傅某自然是高兴的,但现在箭在弦上,剑南兄还要说那些煞风景的话吗?”轻舔着恋人的耳垂,傅剑寒轻笑着低声问。

“那剑寒兄,也不要想其他,只想着我吧。”任剑南伸手搂住傅剑寒,双脚主动环住对方的腰部。

那双带着笑意的眼中只映有任剑南的脸容,傅剑寒再次吻过去,手臂往后一挥,油灯的灯火熄灭,把一室绮丽缠绵锁在夜色之中。

 

江瑜刚从白马寺出来,就看到红衣游侠与铸剑山庄少庄主正坐在茶馆外的座位品茶……其中一个人喝的是酒,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有说有笑的,一点也不像是刚死了好友的样子。

他想了想,还是按照礼貌,走过去与两人打招呼,寒暄一番。

傅任两人均笑着回礼,随口问了他一下近况,提醒他最近武林多事端,还请江小兄弟注意安全。

江瑜点头,犹豫一下不知该不该开口。

“江公子有话直说便是。”傅剑寒扬着小酒窝,眯眼说道。

江瑜握拳鞠躬,正色道:“杨云大哥之事,还请傅大哥节哀顺变。”

“……会的会的,我现在也没空去节哀顺变便是。”傅剑寒笑笑,不以为意般说道。

“听说傅大哥最近常遇到袭击,如今武林诸多事端,请定要小心。”

几人又聊了一阵,江瑜便提出家中还有事,需要先回去处理,傅任两人也不好妨碍他,几句话送别了江家少爷。

过了一会儿,任剑南喝了口茶,“江公子毕竟还年少。”

“人只要说谎,拼命掩饰反而就会露出马脚,老杨以前是这样说的。”

傅剑寒最近风头大盛,但原因是他得到了圣堂之匙。他经常被袭击的事情却没有多过人知道,毕竟每次袭击他的人并非总在人多密集的时分袭击,更没有能活着回去的,那江瑜又是如何知道他经常被袭击?

刻意不提到圣堂之匙,反而让人知道他最为在意的便是圣堂之匙。

“我本来还准备把圣堂之匙拿给他看看呢。”傅剑寒觉得可惜,如果看到圣堂之匙,或者就会从江瑜那儿得到更多的信息了。

任剑南扶额,“剑寒兄,那么重要的东西,你就好好保管不要随便拿出来。”

“没有另外一半钥匙的话,这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烂铁,又何必在意。”

“这关乎到杨兄,不是吗?”

傅剑寒沉默良久,终是笑了笑,不作否认。

 

不过就算看出江瑜对圣堂之匙很有兴趣也没有用,这跟他们要查的事情没关系,这武林中人哪有几个人是真正对圣堂之匙没有兴趣,不过是这兴趣值不值得他们付出名声性命去冒险罢了。

傅剑寒陪着任剑南坐在茶馆外一下午以观察有没有可疑人物走进江府,最后实在是被那茶味熏得生无可恋,便带着酒葫芦往洛阳酒家走去,打算打一壶美酒再去陪任剑南。

他从酒家出来,伸了个懒腰,觉得心情不是一般的轻松,心中某些压抑的东西似乎消散了,连那西斜的太阳也变得可亲起来。

“江大侠真是没话说,连我野拳门这种败落的小门派多番照顾,去了西域一趟还给咱家小丽送来这么好看的长纱,就是这实在太名贵了,小丽实在是衬不起啊。”

酒家附近野拳门的齐老手拿一团轻飘飘的布料,跟那过来找齐丽的关少镖头闲聊感概。

“小丽她用什么也好看,话说齐叔叔,我们不去阻止小丽做饭吗……”关伟脸色不太好,并没有多少心思关注在那价值不菲的长纱上。

“你要去阻止吗?”

“……”关伟苦着脸,闭上嘴。

傅剑寒没有过去打招呼,表情不变离开了那儿,那本带着笑意的双眼中,如今带上了阴影,那好不容易开始晴朗的心境又蒙上了阴郁。

 

江天雄,去过西域。而杨云,死在西域。

 

评论(2)

热度(14)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