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05

陆少临并不想叙述那天晚上自己的悲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成功勾引,还是成功激起青城首徒的好胜心,反正后面发生的事情说多了都是泪。

如果非要他简单概括,他会如实告诉大家……器大不代表活好,技术才是一切的关键,若对方还持久,那个中悲苦只能自己承受了。假如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选择做做上面的那个。

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他能做的自然是第二天早上趁着燕宇还没醒来,赶紧施法模糊掉燕宇的记忆,让他误以为昨晚一切都是梦境,然后收拾好一切溜走。

之后好一段时间他都呆在家里一边处理镖局的事情一边消化从燕宇身上吸取的阳气,燕宇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阳气旺盛不似常人,他吃了几口就有点消化不良,照理说一般人不会有这么旺的阳气,莫非……

燕宇是在什么特殊的时辰诞生?又或者是那种皇室遗落在外的王子?

想象了一下燕宇穿着龙袍坐在龙椅上处理国事,陆少临都要被自己逗笑了,那位一身清冷的青城大弟子,还是适合呆在山上竹林前,挥舞那一把利剑,领悟出更为强大的剑招,震撼江湖武林。

一道橘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陆少临房间里,熟稔地自己招呼自己,坐在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水。

“少临兄,你还好吗?”

“挺好挺好的。”陆少临一手放在算盘上啪啪啪算着镖局这个月的账单,另一手拿着毛笔在账册上写划,笑得还是那般桃花乱开。

任剑南担忧看着他身后乱甩的三条毛茸茸的尾巴,毛色漂亮,洁白蓬松,“尾巴再收不起来,你怎么出门?”

“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我也不知道。”

说到这个陆少临身后的三条尾巴就垂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吃撑了,他修为精进很快第三条尾巴都冒出来,但后遗症是尾巴至今都收不起来。

想都知道,回到杭州却没有跑青楼酒馆,天天家里蹲完全不是他陆少临的风格,但不是他不想出门,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少临兄的修为一下子提升太多,还没完全适应下来吧。”

“嗯……小任你真该考虑一下这个修行方式,阴阳互通本就是对双方有益的做法,既不伤人又能提高修为,何乐而不为。”身后的尾巴摇来摆去,陆少临笑眯眯说道,“你一贯担心以自己的武功修为不能保护铸剑山庄,又有一个适合的人在身边,真的不考虑吗?”

任剑南红着脸,这阴阳互通到底多互通他自小便听族里的人说过不少,但坚持以天地之气修行,更不希望对以人族身份交往的朋友们行那种事情,自然仍是摇头。

“我与剑寒兄真的不是那种关系,我……我想作为人留在他们身边。”

他不安地交握双手,他知道身为狐族采取阴阳合修的方式才是正常的修炼方式,修习人族武学不过是掩饰自己身上通神之力的一个办法,但他自小成长于人群之中,受到的教育是交合之事只能与所爱之人做。

陆少临耸了耸肩,他跟任剑南认识已久,自然知道对方的想法,虽然他认为这是十分单纯天真的做法,既然对方至今仍然坚持,他也不会说什么。他与任剑南所受教育差不多,但他本就乐于男女交欢之事,对于以此增长修为从不觉得有何败坏道德,明明是双方都快乐的事情,又为何要觉得自己对不起对方。

“好了好了,别一副我欺负了你的样子,”其中一条尾巴凑到任剑南面前蹭了蹭,安抚着不安的任少庄主,“剑南兄来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啊,对了,半个月后铸剑山庄举行的评剑大会你别忘记出席,你不是一直说要跟武林前辈打好交道,免得生意都被长虹镖局抢去嘛。”

这样说来是有这么一回事,他当时还雄心壮志说好了就算要使上术法也要把长虹镖局的生意抢过来,使术法当然只是说说,不过去跟达官贵人武林显赫前辈打关系倒是真的,然而……

"让我看看到时候我能不能出门。“

他抓住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十分困扰,这是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尾巴碍事。


待任剑南离开,陆少临继续算账,算到一半却忍不住思绪飘散。

说到铸剑山庄这个评剑大会,所评的皆是铸剑山庄所出的各色兵器,名为评剑,实际上并不局限于剑,但确实以剑最为让人期待。

毕竟铸剑山庄所铸的名剑,可是能掀起一番武林风雨,能够成为名剑的主人,也意味着自己在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实力和地位。

所以那个爱剑成痴的人,一定会前来参加吧。


评论(6)

热度(25)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