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07

评剑大会邀请了不少武林人士,燕宇刚踏入铸剑山庄,便有好几个人迎上来,对他一番嘘寒问暖。陆少临环顾一圈,都是与青城派交好的武林前辈,跟金风镖局无甚交流,便悄声退出包围圈,去跟被邀请过来做评委的商人乡绅富豪们打招呼。

本就是这样。

他跟燕宇,本来就是不同的人。

别说赴汤蹈火生死之交,连兴趣相投道义之交都算不上,偶尔来往的书信也是他厚着脸皮每次写好几张信纸送过去,回信只有寥寥十几个字,他是怎么想也想不通,为啥燕宇会喜欢自己……即便经历了那难忘的一夜,他还是忍不住疑惑。

他当然不会去问燕宇,也没有那个必要。那一晚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梦,戳破之后又能如何,他与燕宇还能怎样,人妖终究殊途。

陆少临惊觉不对,自己居然认真考虑假若燕宇真跟自己告白的话要如何是好,不能否认他还有点窃喜,就像得了蜜的熊,偷了鸡的黄鼠狼,吃到葡萄的狐狸……因为那名如青竹一般的剑客,心悦于他。

任剑南被父亲押着过来帮忙招呼客人,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看到了呆站在一边的友人,上前唤了他一下。

听到自己的名字,陆少临抬起头,待任剑南走到自己面前时,毫不在意周围目光把脑袋放到浅发青年的肩膀上。

“少临兄?”

“剑南,你们家……有发情的雌狐。”

脑袋有点昏沉,陆少临小声嘟囔。

任剑南闻言一惊,铸剑山庄自然不止他和父亲两个狐族,还有从狐族来给他们打工的侍女工匠,狐族的发情期就在这两个月,他早就吃了抑制发情的药物没有感觉到,陆少临没有防备就进铸剑山庄,一下子就被影响了。

“我带你去客房,马上给你拿药。”

马上扶住陆少临,小声嘱咐他不要攻击在场的其他雄性,任剑南赶紧把人带往离狐族侍女所在比较远的房间。


雄性动物发情都有差不多的特点,同性均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就算平常感情很好的生死兄弟,也可以一下子打得你死我活,所有的同性一下子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只为了得到雌性的交配权延续自己的后代。

当然他们妖怪跟普通动物还是不一样的,发情期可以预防,期间也可以吃调配好的药来抑制发情期的各种反应,更不会一闻到雌性发情的味道就飞奔过去求偶,然而被挑起了本能的冲动,陆少临一路看过去所有男的都欠扁得要命,恨不得全部揍个一顿。

任剑南把陆少临送到房间,途中还受到几下眼刀攻击,心知这人现在受到雌性发情的影响,并没有跟他计较那么多,让陆少临好好呆着别乱跑他就跑去找抑制发情期的药汤。

只剩下一个人在房间里,陆少临焦躁地抓了抓头发,棕黑色的头发里冒出了一对白色兽耳,手再往后一抓抓出了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觉得心情舒爽了一点,陆少临哼哼几声,抱着自己的尾巴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缩成一团,脸埋在枕头里。

他简直不想承认,自己确实对燕宇动心了,甚至可能前阵子那件事发生之前就喜欢上了。

为什么愿意热脸贴冷屁股明知道回信只有十几个字还是坚持寄信给燕宇,为什么长老说需要补阳之后首先想到的是燕宇,为什么听到燕宇说喜欢自己后欢喜又张皇失措,为什么一直对那晚发生的事情念念不忘。

太失策了,太没面子了。

妖怪喜欢上人类,话本里多的是例子,基本没啥好结局,他纵横情场那么多年,没想到还是栽到一个人族手中,还是男的。

“我喜欢燕宇什么啊……”

陆少临自怨自艾,觉得狐生要无望了。


“陆兄,你可在?”

燕宇敲了客房的门两下,问道。

他与几位前辈打过招呼,就发现本站在身旁的人不见踪影,四处张望之时看到任剑南扶着陆少临往后院走去,本想跟过去询问,却又被人拉着闲聊,对方是师尊的好友他不好冷淡对待,只得陪着对方,任由对方说了一堆关心自己关心师尊的寒暄。

抽得空后,他马上问了仆从陆少临的所在,来到仆从所指的后院客房处。

在船上陆少临虽说猎艳后得了报应,但见陆少临得任剑南扶着才能走,他还是担心对方是否疾病还未痊愈,为了参加这评剑大会硬撑着出来。

等了好一会儿,燕宇再敲了两次门,房内仍是无人应答,燕宇不得不疑惑莫非陆少临并不在这个房间?

为作最后确认,燕宇再唤一声陆少临的名字,才推开房门,走进客房。

客房中并没有金风陆少镖头的身影,正当燕宇准备退出时,他瞄到了客房的床上,有一抹眼熟的白色。

燕宇走了过去。


纯白的狐狸在被子上卷成一团,黑色的眸子无防备地看着燕宇,嘴里发出了可怜又无辜的叫声。


评论(11)

热度(30)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