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破梦(傅任)08

傅剑寒与任剑南并没有去杨云最后出现的西域小镇,而是按照铸剑山庄收集的情报,往圣堂所在地去了。

一进入圣堂的范围,周围的景色就产生了变化,外面荒漠的风沙完全吹不进来,周围也不是沙丘和仙人掌,而是有着明显人工痕迹的岩洞。他们探视了一番,发现了两个机关的位置,然而并没有找到开启的方法,通往圣堂正殿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不允许任何人窃探。

看来没有另外一半圣堂之钥,是没有办法打开圣堂的正殿。

“剑寒兄,我们在这儿守株待兔有用吗?”

“不清楚耶。”傅剑寒回答得十分爽快。

“……”

面对恋人不认同的眼神,傅剑寒哈哈笑了笑,“对方想要圣堂之钥,也找了那么多人来袭击,想来也会注意到我们的行踪,与其毫无头绪寻找,不如先来等一等。”

“剑寒兄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任剑南皱起眉,傅剑寒这话说得似乎很有道理,也确实是个办法,但他知道傅剑寒比起打开圣堂更想查出杨云被杀的真相,如今却先跑来圣堂来,怎么想都很奇怪。

“没有任何证据,我所想的不过是个人猜想,”这样说着,傅剑寒却狡猾地眨了眨眼,“你说对吧,江大侠。”

静默。

任剑南惊疑不定环顾周围,并没有看到任何动静,好一会儿才回头看依然笑着的傅剑寒,“剑寒兄?”

傅剑寒比了个嘘的手势,伸手抽出背后的傲天神剑,转身便是一招横空出世使出,不远处的巨石崩塌,灰尘过后,江天雄与江瑜的身形终是暴露出来。

“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江天雄相当冷静,傅剑寒发现了他有问题虽让他感到意外,但他既然来到圣堂,自是早有打算暴露自己的目的。

“哪里都没。”傅剑寒语气轻松地回答,自然而然站到任剑南身前,“江大侠给的理由十分充分,足够让人认为老杨的死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既是如此,为何傅剑寒会知道江天雄有问题呢?连任剑南也不禁疑惑。

“我不明白的是,武林中觊觎圣堂之钥者不少,就算老杨发现河洛大侠对圣堂有所兴趣,也很难成为他被杀的理由,那……江大侠,你为何杀死老杨?”

“傅少侠没有任何证据,却肯定杨云是我所杀,我倒想问你为何会如此确信?”

“有几个原因吧。第一点是老杨身上没有外伤,未明兄说是拳掌造成的震碎内脏而死。”

江天雄依然气定神闲,“使用拳掌之人并不止我一人,天意城的杀手中肯定也有擅长拳掌者。”

“第二点是江兄弟,”傅剑寒看向站在江天雄身后不说话的蓝发少年,收敛了笑容,“江瑜见到我的时候刻意回避了我得到圣堂之钥的话题,明明已提到我被袭击的问题,却一句圣堂之钥都不提反而显得可疑。”

“不管是刻意提起还是刻意不提,都会让你怀疑吧,因为傅兄早就已经在怀疑使用拳掌功夫的人。”江瑜摇了摇头,并不觉得是自己的演技不够好。

傅剑寒没有否认,回答了一句确实如此。

“再来可以绕回老杨的死因,他身上抹了毒,一开始给我们造成他是中毒而死的假象,事实却是由拳掌所杀,若是那出现在西域的天意城杀手毒,没必要大费周章把人杀死再下毒。”

杀人后再进行掩饰,刻意使用天意城特有的药物保存杨云的尸体,为的是让人把方向转向天意城,就算发现江天雄也曾去过西域,再加上他合理的解释说辞,一般都不会想到杨云是他江天雄所杀。

越是有力说服人的说辞,在傅剑寒眼中却更为虚假。

“事实是,当你怀疑一个人的时候,他无论有怎样的证据证明自己,你都会觉得他很可疑。”江瑜再次开口,“你没有任何证据,更说服不了其他人,干脆直接来圣堂所在地守株待兔。”

就是这样,就算猜错了,他只是错怪好人,而如今这两人反而主动出现证明他的猜测,傅剑寒也不知该夸自己聪明,还是气愤他们一点惭愧也没有。

“在下虽有怀疑江大侠觊觎圣堂之钥,但没想到杨兄是您所杀……”任剑南仍是相当不可置信,武林中名声显赫的河洛大侠,居然杀死了天山派大弟子,他完全想象不出原因。

“所以江大侠,你不说一下,为何杀死老杨吗?”

江天雄哈哈一笑,并不在意这两个小辈如此追根究底,既然他已经暴露目的,就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根本没打算让这两人活着离开圣堂。

“我很遗憾,”江天雄一招手,三道人影从不同方向跳出来,把傅任两人围在中央,正是天意城杀手毒、浪、狂,“若非杨云发现本座就是天意城之主,我也不想杀他。”

与震惊的任剑南不同,傅剑寒不为所动,既然发现江天雄就是杀死杨云的凶手,知道杨云被杀的原因,那对方所谓的秘密于他而言不过如此。

他是无门无派的游侠,所谓正邪在他眼中并无分别,有的是行侠仗义,有的是自在逍遥,邪教中也有侠义凌云之人,正道也有虚伪卑鄙之人,那江天雄是何身份,又有何区别。

重要的是,他杀死了杨云。

“我也很遗憾。”

傅剑寒回了一句,率先攻向江天雄,他无视发现他动作后开始集合过来的三名杀手,一招破釜沉舟由下至上刺向江天雄,在对方以拳挡住一剑后当即变招,以四面楚歌扫向袭来的三人,他以一战四名高手,丝毫不见胆怯,招式进退之间越发行云流水,收发自如。


任剑南提剑欲上前相助,江瑜已挡在他面前,阻止他的脚步。

“江兄……”

“任兄,我们只能见证。到底是我父亲成功开启圣堂,还是傅兄成功复仇。”

“你到底有何目的?”不知为何,任剑南觉得江瑜与江天雄并非目标一致。

江瑜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评论(4)

热度(12)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