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08

被燕宇抱在怀里,陆少临把自己卷成一团,尾巴遮住自己的脑袋,免得被人看到自己这副丢脸的样子。

他方才突然听到燕宇敲门,吓得赶紧跳起来想把尾巴塞进去,不知是自己早上成功塞进去是不是运气好,或者他现在太着急了反而塞不回去,反正燕宇开门的一瞬间,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隐去身形,而是变成小狐狸的样子卖萌装无辜。

他的狐生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不过成功隐瞒了自己妖怪的身份,已经是不错的结果,虽然他对燕宇的人品有信心,但被人发现铸剑山庄里有狐妖,那任剑南被发现的机会也会增大,本来铸剑山庄就夹在武林之间犹如锅上老鼠,再来点妖怪的传言有人打斩妖除妖的名号过来抢剑的话,他岂不是很对不起任剑南?!

燕宇可没有陆少临那般多的心理活动,抱起狐狸察看了一下就直接把白毛团子端到怀里,再环顾房间确定陆少临并不在,才走出房间去找应当知道陆少临所在的任少庄主。

白狐在他怀里蹭了蹭,乖顺地找了自己舒服的位置团成一团,燕宇可以确定这是从自己做……春梦之后就失踪不见的白狐,然而从成都到杭州路途遥远,他是怎么来到此地,甚至进入了铸剑山庄?

“……燕兄?!”

任剑南拿着药打算返回陆少临所在的房间,却在中途遇到了怀抱着白狐的燕宇,他扫了给自己打眼色的狐狸一眼,冷静下来走过去打招呼。

燕宇点头回礼,礼貌询问:“任兄可有看见陆兄?”

任剑南愣了愣,没想到燕宇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少临兄身体不适,到我房间休息了。”

忍不住蹙眉抿唇,任少庄主的房间岂是谁人都可进入,这种知道心悦之人与他人交情甚好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燕宇只觉一阵烦闷,一时间并没有再说话。

不明白燕宇的表情为何如此严肃,并没有从自家好友口中得知当初‘勾引’详情的任剑南有点忐忑,习惯性摆出任少庄主的架势,表情严肃地沉默着。

陆少临才不管这两人之间弥漫的冷冰冰气氛,他身体难受得很,简直想放弃他堂堂狐妖的尊严,抱住燕宇蹭蹭难受的地方。

“嗷呜~”

白狐叫了一声,从燕宇怀里跳进任剑南怀里,少庄主顺手一接,想起陆少临还没吃药,赶紧倒出药瓶里的药丸塞到狐狸嘴里。

怀里的重量空掉,燕宇眉头皱得更紧,就像属于自己的某种东西被人抢走了……但白狐并没有主人,怎么能算是自己的东西。

燕宇平生,有剑足矣。只有剑,不会骗人。

药力很快发挥,陆少临觉得舒爽多了,看任剑南也觉得他没那么讨厌,用尾巴扫了任剑南脸颊一下,便跳到那个一直皱眉不知道想啥的剑客怀里,一溜儿爬上他肩膀,用毛茸茸的尾巴把他脖子圈住。

“!?”

白狐不是第一次这样做,燕宇虽有惊疑,表情却是不自觉缓和不少,伸手轻抚狐狸的耳朵。

任剑南定睛看着陆少临的动作,隐隐带着担忧,“看来他很喜欢……燕兄。”

“曾在青城山遇到它。”燕宇不否认白狐跳回自己身上让他心情好了很多,对任剑南的语气也好上不少。

“我是第一次看到他与人这么亲密。”

这样宣誓所有权的动作,在陆少临身上是很少见的。他们终究是妖非人,对人族没有多少执着,若产生了分别心,怕是有害无利。

陆少临应该比他还清楚这点。

既然说起白狐,燕宇也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任兄可知这白狐为何出现在铸剑山庄?”

任剑南摇摇头,道是前几天突然出现,偶尔会看到踪迹,但白狐不亲人,都是很快跑掉。

燕宇点头,深以为然。当初在青城山上,只要有其他人走近,白狐就会马上跑走,不愿意与其他人接触。


“剑南兄,终于找到你了!”


少年的声音突然插入,就见红衣剑客快步走来,一手搭上任剑南的肩膀,爽朗笑着感谢任少庄主邀请他这个无门无派的游侠来参加这评剑大会,倒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高攀了。

“剑寒兄,”肩膀反射性缩了缩,任剑南压下脸上的担忧,扬起微笑,“你能赶上太好了。”

“我也以为要赶不上了,幸好走了水路,船夫也给力。”傅剑寒笑意加深,脸颊的酒窝显露出来,让他看起来稚气不少。

“评剑大会上会有不少兵器,长剑更是压轴,都是铸剑山庄去年新铸的,现在还名不见经传,但到了高手手中,必定能发挥它们的能力。”

“不敢当不敢当。”

傅剑寒一点也不谦虚,擅自接过了高手的称号。

“剑寒兄先别高兴,你还不一定能赢呢。”任剑南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打击。

“傅某这是先为自己加油,到时候还要请燕兄多指教。”

转过头双手抱拳,傅剑寒也不忘跟燕宇打招呼,之前与燕宇有几面之缘,也曾在成都和燕宇相互比试过一番,总归不是萍水相逢的交情。

燕宇看到自己欣赏的用剑高手,心情也雀跃不少,点头回应。

这时才注意到燕宇脖子上多了个毛茸茸的东西,傅剑寒伸出手打算摸一下,“燕兄这围脖还挺好看的……哎、好痛!”

白狐正舒服地把自己卷起来,尾巴圈住了燕宇脖子让他很是安心,并没有注意两个人族和任剑南聊什么,感觉到有人伸手要碰自己,而且不是熟悉的燕宇或任剑南的手感,他张嘴就是一咬,直接把那人手指咬出血。

反应过来才发现那是与任剑南交好的红衣剑客,见任剑南慌张把那人拉开,他略无辜地叫了声。

谁让他手贱乱碰狐狸,可怪不了他。

评论(3)

热度(27)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