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

*主CP燕陆,副CP傅任,其他副CP待补。

*现代paro,小傅年龄操作↓

*并不知道算是什么性质的文【。】不过小傅的年龄差操作是因为那个14岁傅的人设以及昨晚22的那个年龄差图戳到我了!

*更新不定时,主更的还是胡言=w=

*以上接受的话,请看——




01.

陆少临,今年22岁,大学毕业不久,早在几年前就开始接手老爸公司的事务,把自家物流公司做得蒸蒸日上行业内颇有口碑,可算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多金多情,能够迷倒万千少女。

但今天,他觉得自己的智商着着实实被人侮辱了。

“你说啥?再说一遍?”

“陆少爷,我说你活不过25岁。”

那下巴蓄着小胡子,神色看起来有点猥琐,身穿黄色道袍,身边放这个‘算命仙’旗子的大叔,怎么看都是一个神棍,还是特别神棍的神棍。作为一个神棍居然一来就跟客户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也是有够让人佩服他居然能活到这个岁数。

“我靠你真给我再说一遍?!”

看起来风流潇洒,笑起来总是面带桃花,很容易让人以为陆少临是个软弱又没什么本事只能吃闲饭连粗话都说不好的小白脸二世祖,实际上每天混迹在快递员运货司机以及各种三教九流人士之中,陆少临粗鲁起来可会让人万万想不到。

当然为了他金风潇洒哥的形象,他平常骂人都不用脏话的。

“本仙从不作虚言假语,所言从无失准,求着本仙给他们避灾挡祸的人多的是,信不信由你。”

算命仙语气温和,面带笑容,说话却是嚣张狂得很。

不待陆少临再嘲讽几句,他老爹陆守英就直接把他挤到一边去,与半点都不相信这种鬼话的陆少临不一样,他听过算命仙的事迹,这次本来就是他不顾反对硬是拖着自己儿子过来算命的,直问怎么样才能帮助自己儿子渡过血劫。

“陆少爷并无血劫。”

“得了吧,又说没血劫又说我活不过25,你能编的靠谱一点吗?”陆少临翻了个白眼。

算命仙也不在意陆少临的态度,他职业生涯里比他态度要差的人要多少有多少,这个职业在现代社会中就不被人信任,“所谓因果,不找到因如何解决果,或者换一个说法……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人怎么一直说废话……陆少临再次翻了白眼。

“不过我有一言相赠。”算命仙笑了笑,朗声道,“爱是劫,情是幸。”

陆少临认为自己是个十分有关爱长辈的人,走之前很需要给这位算命仙一个忠告,“大叔,你干脆早点退休回家歇着吧。”

“臭小子,怎么这样对大仙说话!”

背后老爸一直在呼喊呵责,陆少临不以为然地打了个哈欠,拿出手机看时间。跟任剑南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还是直接兜去铸剑实业找他算了。

 

金风物流陆少临与铸剑实业任剑南算是发小,小时候家里公司做大之前他们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说来也是缘分,他们没有约定过,但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同校同学,当初东方未明听说这事迹,还觉得他们之间关系非同小可。

那可真是冤枉了陆少临,他可是直得不得再直,觉得世界上的姑娘都是最美好的花朵,从来没有对任剑南有任何非分之想。

不过任剑南是不是直的这个问题……瞄了旁边开车的任剑南一眼,他最近也有点担心。

任剑南一直有个笔友,很久以前就经常给他寄信,虽然陆少临没有见过对方,还是从任剑南口中听到不少关于那位笔友的事情。最近收到信息说这位笔友最近要回国,任剑南就整日恍惚不安,莫名兴奋,确定对方回来的日子,还把好几个大单子推掉,说要去机场接机。

听到任剑南说他铸剑里一大堆员工不使唤,还要自己亲自开车过去,他就觉得糟了,赶紧毛遂自荐要求和他一起去机场接机,好歹好说才让任剑南答应下来。

到达机场,任剑南兴冲冲地往出闸口跑去,陆少临懒得跑,慢悠悠跟在后面。远远的看到一个红色的小身影飞奔过来,大喊着“剑南”扑向任剑南,然后被稳稳接住。

黑色短发,戴着白色运动发带,脸上有酒窝,穿着红色运动外套……这些都非常符合任剑南跟自己说过的他笔友的样貌特征,但这人身高才刚到任剑南胸口,分明是个十三四岁还没有长开的小鬼。

陆少临眨了眨眼,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有点花,但事实是在任剑南怀里蹭来蹭去撒娇的,确确实实是个小鬼……任剑南到底从哪里认识到这种小鬼头还跟对方成为笔友的。

他可不知道自己好友有恋童癖啊。

“少临,给你介绍,这是傅剑寒,是我跟你提到的朋友,他一直和亲戚一起住在国外,好久没回国了。”和少年拥抱完毕,任剑南笑着给走近的陆少临介绍。

不等任剑南继续给自己介绍,名叫傅剑寒的少年就奔跳到陆少临面前,笑容灿烂地打招呼:“很……很高兴认识你,陆兄,我经常听剑南提起你!我是傅剑寒,无门无派……我是说目前还没考虑好就读的学校,最喜欢喝酒和剑术运动。”

虽然觉得这少年说话怪腔怪调的,不过小男孩长得可爱又乖巧,还自称喜欢喝酒,陆少临心下生了几分好感,“既然你都直接叫剑南的名字,就不要兄来哥去了,叫我陆少临就好。”

“哦,我觉得陆哥挺顺口的。”傅剑寒点点头,显得很听话。

任剑南摸了摸少年的头,脸上有点憋不住笑,“噗……呵呵,剑寒你跑得这么快,燕……燕大哥呢?”

“燕哥说他要去拿行李,我就先来找剑南了,早知道陆哥在我就让他先过来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陆少临挑起眉,“燕哥是谁?为什么我在就该他过来呢?”

“被陆哥看到我向剑南撒娇,我不好意思嘛!”少年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脸上倒是没有一点羞耻,笑得还是那样清爽阳光。

傅剑寒这句话,陆少临信个七成,不过对方只是刚认识的小朋友,他也不好去拆穿对方,随口跟他们聊了几句,就忍不住发散注意力到处张望。

其实这个机场他不是第一次来,说好奇也没啥好奇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感觉牵引着陆少临,让他把头扭向左边,双眼不自觉寻找着什么。

 

看到那个人时,陆少临只觉周围的一切似乎失去了颜色、声音,只有他才是鲜活的,有存在感的,每往前走一步都踩到自己的心窝上,让他感觉心脏隐隐作痛。

他身穿墨绿大衣,面容俊朗,但他脸上没有表情,薄唇轻轻抿起宣示着他心情不佳的事实,似乎感觉到陆少临的视线,双眼看向了这边。

一步一步,他走到了陆少临面前。

伸出手。

“燕宇。”

 

周围因为男人的发声又恢复了运行,喧哗声轻易覆盖了对方的声音,陆少临却轻易读出对方口中的燕是燕子的燕,宇是宏宇的宇。

燕宇。

 

评论(8)

热度(23)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