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3

“霸王别姬!”

大声一喊,少年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手中钢制小刀挥舞,嚓嚓嚓地把面前半人高的羊腿切开,羊肉块啪啦啪啦掉落到羊腿下面的大碟子上,没一会儿那羊腿就被削得干干净净,那红衣少年更是得意非常。

傅剑寒昂首挺胸,还没来得及求奖赏求夸赞,身后就伸出一只手,用力敲了他脑袋一下,痛得他抱头大叫。

那人看着少年呜呜叫痛,趁机钻进任剑南怀里求安慰求抚摸,简直想翻白眼,“你以为这里还是荒山野岭吗?叫那么大声影响其他客人。”

“老杨你好过分,家暴未成年是要进警察局的!”傅剑寒由着任剑南给自己揉脑袋,抬起眼不满地嘟起嘴。

“危害公共秩序也要进去的。”

男人一头深色长发扎了条辫子,有着一张正经淡定的长辈脸,下巴有点胡渣,给人一种对方年纪不小的感觉,他穿着与其他店员一样的服装,但看态度就知道起码是个能管事的级别。

陆少临看着那边明显是熟人的互动,默默从大碟子上夹了一块羊肉到坐在自己身旁的燕宇碗里,自己也夹上一块,沾了点店里配送的酱汁塞进嘴里,继续看戏。

人是钢饭是铁,民以食为天。

俗语怎么说都好,他们收拾好东西是要吃晚饭的,傅剑寒提出去他以前旅行中认识的一位大哥的店里吃饭,极力推荐他们家的烤羊腿,任剑南宠着小朋友,自然是傅剑寒想吃什么都好。

陆少临倒是没什么所谓,看燕宇也没有意见,大家就跟着手机地图找到傅剑寒只记得名字的那个店铺,也顺利跟他的那位大哥会合。

男人的名字叫杨云,经营着一家以果木烤羊为特色的烤肉店,店里的招牌菜是超大熏烤羊腿……就是刚才傅剑寒用刀子削的那个。正确的吃法应该是把刀子分配给在席的所有人,吃的人自己削一块来吃,但傅剑寒一拿到餐刀,就整个人放了光,大叫一声开始切肉了。

反正也不花自己力气,陆少临相当宽心。

“比起这种事情,”脑袋终于没那么痛,傅剑寒当即展颜一笑,递出手中那个陆少临平常只在酒吧见过的大只玻璃杯,“再来一扎!”

“你给我见好就收啊,我给你大杯子是为了不用经常来加酒,不是为了让你喝完再喝的!”杨云简直想抓着这小鬼一阵痛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总是嚷着牛饮才是豪情,十三岁的小鬼说什么豪情!

“可是我喝完了呀,这个马奶酒虽然好喝,度数太低了,我想喝老杨你做的白酒,那个超级带感的。”嘿嘿笑着,傅剑寒把酒杯塞到杨云怀里,期待看着他。

陆少临含了一口自己那个陶制小杯里的马奶酒,嘴角抽了抽,这小鬼是想喝多高度数的酒啊?这已经是度数比较高的马奶酒了。

“如果这里是国外,我就送你去少管所。”冷哼一声,杨云还是端着酒杯走开了。

高呼着‘天朝万岁’,目送完杨云,傅剑寒才靠着任剑南坐下,伸手抓了一块羊肉。

红衣少年不拘小节直接用手抓肉块,吃得嘴边都沾了不少油,活脱脱的小孩子模样。倒是陆少临身旁的燕宇坐姿端正,用筷子夹着羊肉,仪态得体地安静进食,一看就是教育良好的环境中出来的……实在很难想象这两个人居然是表兄弟。

陆少临瞄了傅剑寒一眼,又瞄了燕宇一眼,一点儿也不像嘛。

燕宇侧过头,投来疑问的眼神,似乎问他为什么一直打量自己。

眼神游移了一下,陆少临随即笑着说:“燕宇你这么帅,我多看几眼也很正常。”

“……”燕宇面无表情默默看着陆少临,看得他一阵心虚,还想着自己调戏这么正经的人不太好,那人就回答,“你也是。”

陆少临顿觉脸上有点发烧,这人才说了三个字自己反应就这么大,莫非自己遇到的是传说中的情圣?

 

杨云把一大杯盛满透明液体的玻璃杯拿过来,放到傅剑寒面前,再三强调这是最后一杯不会再给他拿后,给了大家一个歉意的微笑才回去继续其他的工作。

双手捧起装得满满的玻璃杯,傅剑寒心满意足准备一大口灌下去,就见陆少临以一种垂涎的眼神盯着他手中的杯子,“陆哥也想试试吗?这是杨大哥自己酿制的高粱酒,因为喝不惯外国酒,在国外的时候他甚至租用了别人的酒厂自己酿酒,我分你一点。”

把面前没有用过的小杯子满了半杯递给陆少临,傅剑寒便双手捧起玻璃杯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满足地长叹一口气。

陆少临看他那喝啤酒一般的架势,料想这酒应该也不会太厉害,没有多想把白酒一口喝完……但他马上后悔了,白酒咽下喉咙的时候,那个激烈刺激的感觉呛得他差点一口酒喷出来,酒水咽下后止不住一直咳嗽。

“咳咳……这……这什么酒啊……”

陆少临按着喉咙,觉得自己声带发声都不正常了,那半杯东西,跟茅台有得一比,他居然毫无防备就喝了半杯!这小鬼喝完还跟喝水似的!!

“少临,你没事吧?”任剑南赶紧递过来一杯清水。

陆少临接过去,灌了一口,才稍微舒服一点,但还是觉得喉咙胃部一阵火烧的感觉。

后背有人用手轻拍了几下,陆少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响起燕宇的声音。

“剑寒。”

傅剑寒马上站起来,面带歉意,乖巧地向陆少临道歉,“对不起,陆哥,都怪我没有提醒你。老杨这个酒度数很高,第一次喝不能一口灌的。”

“……我是真要佩服你的酒量了。”

好半天,陆少临才回过神那样,憋了这么句话。

他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半杯烈酒,还是身旁的人离自己太近,他的心脏又不听话地乱跳,只能闭上眼靠向那人的肩膀。

 

他真的醉了。

 

“我喝醉了,要小任亲亲才能起来。”

陆少临笑起来,桃花眼半睁半闭,向任剑南张开双手。

 


评论(8)

热度(26)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