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5

陆少临有点后悔那天晚上的唐突,第二天起来到回到杭州,燕宇就再没有跟自己说过话,甚至多看一眼也不愿。

虽说燕宇不说话似乎是常态,但不愿意看他杭州陆情圣英俊潇洒的脸他就是不乐意了。

不乐意也没有用,直到和燕傅两人分别,他也没拿到燕宇的联系方式,他也不好意思跟任剑南说笔直如他现在看上了一个男人,希望好友帮忙向傅剑寒问燕宇的电话。

其实有心去查,以他的人脉财力是可以很轻易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陆少临却没有那个冲动,他心里隐隐有种直觉,觉得就算不去找,他和燕宇还是会再见面的。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这期间陆少临恨不得能分出三个自己,好把工作处理好,自然也没那么多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等意识到自己半个月了还没忘记那个冷淡寡言还可能已经讨厌了自己的男人,陆少临一脸弃疗地把脸埋在文件里头。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陆少临觉得自己该去散散步调整心情,以免影响工作状态。

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理由,陆少临心情一轻,干脆利落把工作甩给副总经理,自己撇开所有人开着车子外出闲逛。

经过常去的酒吧他也没停下,反而把车子开到一个小时候很喜欢去的市区公园。公园的面貌很当年已经大有不同,也扩大了很多,但陆少临仍然能看到当年的影子,当年他跟任剑南感情变得亲密就是因为这公园……具体是什么事他倒是不太记得了。

反正在此之前,他跟任剑南就是点头之交,就算同一个幼儿园也没玩在一起。

“未明兄,我们干!”某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与年龄不相配的豪气。

“那个,剑寒兄,我、我没喝过酒……”另一把声音却是张皇失措。

“凡事总有第一次嘛,只是普通的啤酒,你这是不把傅某当朋友吗?”

“不是……”

“哦,你不是把我当朋友啊。”那个声音有点刻意地沉闷。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是把剑寒兄当朋友、不兄弟的!!”另一个声音大声喊道。

“那你陪我喝酒吗?”

“陪!”

“陪你个头!”

陆少临走到两个少年身后,左右开弓往他们脑袋敲了一下,两个少年马上惊呼着跳起,转过身来。

“啊,陆哥!”红衣少年揉了两下脑袋,看到来人是陆少临,当即笑起来打招呼。

“少临哥哥,你怎么在这儿?”蓝衣少年苦着脸,觉得打到自己头上的拳头肯定比较用力。

那个红色运动服戴着白色运动头带的自然是半个月没见的傅剑寒,他现在背着个书包,看着还是那样精神爽利。

穿着蓝色T恤,留了长发扎成高马尾的少年,则是陆少临熟人的弟弟,名为东方未明,今年刚升上初中的小朋友。

“东方小明同学,傅小寒同学,你们放学之后不早点回家反而聚在一起喝酒,被抓到可是要见家长的。”

“没关系啦,燕哥早就习惯了。”

傅剑寒嘻嘻笑着,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所以你就放弃治疗了吗?

“未明哥哥!你居然和傅哥哥在公园里喝酒,我要告诉谷大哥和荆二哥!”

陆少临还没教训这两个小鬼,他身后就跳出一个穿着水蓝色连衣裙的长发小姑娘,指着东方未明大喊。

东方未明吓得马上抓起书包追过去,“湘云你误会了,是剑寒兄迫我的,而且我还没喝呢!”

“我不管,我要告诉谷大哥!”

小姑娘转身就跑,东方未明赶紧追过去,而陆少临与傅剑寒看着他们跑远,转过头互相看了下,便耸耸肩膀就此作罢。


“陆哥,你都不来找我玩呢。”少年撇撇嘴,显得有点不高兴。

“陆哥我最近忙得想把自己一个分成三个,要找你玩的话得分四个才行。”

陆少临也是撇撇嘴,现在网购流行,他们做物流快递的生意就越来越多……别以为生意多就赚得多,喜欢压价拖欠款项的商家也多得很,他最近就是忙着把那堆年前没处理的烂账处理掉,还送了不少律师信出去。

傅剑寒两口把手上已经开封的啤酒喝光,扔了罐子后向陆少临招招手,走在前面带路。

“小傅,你转到未明的学校了?”

“是啊,和未明兄是同班同学!未明兄喜欢小虾米前辈,我喜欢令狐大侠,可算是志同道合!”

随口应了声,陆少临跟在少年身后,还想着要怎么向他询问燕宇的联系方式,少年已经先开口:

“陆哥,你相信命吗?”

陆少临觉得莫名其妙,想起之前那个说自己命中劫的算命仙,脸色顿时不太好,“你该不会也要跟我说我活不过25吧?”

少年眨了眨大眼,表情天真可爱,“谁跟你说这个的,那个人还有点本事呢。”

“臭小子,你这是诅咒我吗?”陆少临举起拳头。

“哈哈哈哈不敢不敢,没事啦,燕哥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被情杀的。”

“为什么你已经确定我会被情杀啊……”

陆少临相当郁闷,他不明白傅剑寒为什么理所当然觉得他喜欢燕宇甚至燕宇喜欢他,连他自己也是这样觉得的,但他又觉得就算问傅剑寒,这小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你能指望一个还整天蹭着大哥哥撒娇的小鬼能给你一个有条理的答案吗?他连二元二次方程都不一定会做吧?


——不,他只是下意识的不想问。


他不想知道他们接近自己的目的,不想去猜测燕宇是不是想利用自己做些什么,想从金风大少爷手中得到好处的人太多了,他不愿意把燕宇和傅剑寒归类到那一边。

当人喜欢上另外一个人,与他相关的事情就不能公平冷静对待啊。


“我会帮陆哥追到燕哥的哦!”

红衣黑发的少年回过头,充满自信地打下包票。

陆少临不为所动,伸出手指捏住傅剑寒的脸颊,“相对的你想让我帮你追剑南对吧,小鬼头还挺会得寸进尺,你发育期还没过呢,能干什么。”

“呜哇,小孩子就是这点不方便!”

“等你长个几年再想这事吧小鬼~我才不会把小任让给别人。”

“那陆哥不要追燕哥吗?我可是有独家情报的!”少年鼓起腮,嘟起嘴,装可爱的技巧倒是一流的。

“嗯,让你偶尔吃下豆腐还是可以的。”

——————————————

写小朋友写得停不下来(。

评论

热度(20)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