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15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陆少临跑得又急又慌,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就往前跑,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不敢回过头去,不敢再看燕宇那么一眼。

不管燕宇是怎么认出自己的,他也不想从燕宇眼中看到那么一丝对妖怪的恐惧厌恶,光是想到以后再也没办法与燕宇来往,甚至不能装成普通狐狸粘在他身边,陆少临就觉得喘不过气来,怀疑自己这么身强力壮的狐狸是什么时候得了不知名的病症。

他从来都清楚,妖族与人族终究不同,他又如何奢望燕宇能够接受自己?说不定想到自己曾经和一只妖怪同吃同住,甚至那什么什么,他就想犯恶心呢。

他算是明白任剑南为什么不愿意让傅剑寒发现自己是妖怪,除了人妖殊途,还有更复杂的心情问题,也或者是更简单的心理………不希望被讨厌,不愿意再也不能站在他身边。

他失去了那个位置。

在自己心口多插了几刀,陆少临自认自己抗压力强不会被压倒,正准备暂时回族里避避风头躲个三五年,就听后方传来叫唤声。

“陆少临!”

陆少临一听到,跑得更急了。

那声音又唤了几声,时远时近,然后就没声音了。

认为对方已经放弃追赶,陆少临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望,脚步缓了下来,打算回头看燕宇最后一眼,就和他从此再无瓜葛……

却见那青衣剑客扶着一棵大树,咳嗽几下吐出一大口血,头朝下往前倒去,陆少临才想起燕宇方才腹部中了一剑,受了重伤!

他居然带着这么重的伤势,一直运使轻功追赶自己,陆少临吓得扑了过去,化为人形扶起燕宇,不敢摇晃对方,只能大声叫着燕宇的名字。

燕宇缓缓张开眼,用一如既往的表情看着脸上有花纹,头上长着兽耳的蓝衣青年,伸手抓住了对方。

“燕兄你别睡啊,我马上带你去找大夫!我脚程很快的,你不要睡!”

“……”燕宇不置可否,眼睛盯着陆少临,“陆少临。”

“什、什么?”

“青城山那晚,是你。”

“现在是说这种事的时候嘛,你歇一下,我马上带你下山。”

“……”燕宇抿唇不语,也没有放开手让陆少临得以动手背起自己。

陆少临只得大呼投降,老实回答:“是我是我,我当时发情期……不,我原本就想对你做那些事。”

“前几天晚上。”

“当然是我,只有我和你一个房间吧。”反正也瞒不下去了,陆少临说得越发理直气壮。

感觉燕宇抓着自己的手松动了,陆少临马上把他背到背上,催动灵力往山下快去奔去。陆少临想了想还是没往城镇跑,他现在收不起尾巴,去城镇只是作死。他记得这附近有个剑庐,不知道那个种花的胡子老伯在不在,不在也没关系,只要他有留下伤药就好。

燕宇靠着陆少临不算壮实的背脊,手臂扣住陆少临的脖子,低声道:

“不准走。”

陆少临脚步一滞,却没有答应。

“不准走。”

“……嗯。”

得到了陆少临的回应,燕宇才闭上双眼,昏睡过去。


双脚加持灵力飞奔到剑庐,也没看主人家到底在不在,陆少临就把燕宇安置到卧室内,撕开燕宇的衣物给他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才出门找剑庐的主人赔罪道歉,并问他有没有伤药供自己使用。

那一头白发的剑庐主人看到头上长着耳朵,背后尾巴摇来晃去的陆少临也不惊讶,略嫌弃地皱起眉,在陆少临再三低头恳求后,才嗯了声,往自己酒窖比了个手势,就继续低头去看自己的花。

这位老人在武林的名号他知道,在妖族流传的名号也知道,自然知道他所指的酒并非一般普通的酒,当即冲进去拿了一坛,在老前辈面前晃了晃看他没反对,才拿进去屋子里。

用小碗喂了燕宇几口,那昏迷的人下意识把嘴里的液体吐出来,怎么也不愿咽下去,陆少临大呼浪费,当即自己含了一大口酒,以唇相抵渡进对方口中,硬迫着燕宇把酒咽下。

把半坛酒喂完,陆少临看到燕宇的脸色变好不少,呼吸也和缓多了,放松下来竟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趴在床边动也不想动。

“看来你也喝了不少……也是够胆量,这酒是你们妖怪能随便喝的吗?”

迷迷糊糊,陆少临听到了剑庐主人的声音,小声嘟囔又不是他嘴馋贪喝实属情非得已,上下眼皮已经不受控制合在一起。

意识陷入黑暗的前一刻,他想起任剑南和傅剑寒不知现在情况怎样,有没有遇到危险,能不能顺利找到他们……

剑庐主人看那只狐妖变回狐形,已经睡着了还下意识用爪子抓着人族的衣衫,担心对方会突然消失一般,又皱起了眉。


评论(12)

热度(22)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