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6

傅剑寒给了陆少临一个地址,就骑上自行车说要去找任剑南玩。

深刻怀疑这小鬼要怎么进铸剑的办公大楼,陆少临还是按照地址开车往地址所在地过去,觉得就算见面后燕宇冷言冷语,能看看他也是好的。

美人就算不说话,也能够达到治愈人心的作用嘛。

目的地是一家很有传统建筑风格特色的武馆,全称是逍遥武术培训基地,他到达后才恍然大悟这儿不是东方未明寄住的无瑕子师傅家嘛,难怪看到地址的时候他觉得那么眼熟。

停好车走进门户大开的武馆,估摸着东方未明奔着两条小短腿还拉着小姑娘玩儿,没那么快回到家,自己要不要先去跟谷月轩打个招呼。

不对啊,他不是要来找燕宇的嘛,燕宇在逍遥武馆干嘛?总不能是学打拳吧。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陆少临刚走到练武场,就看到一穿着青色练功服的身影手拿一把木剑,挥剑的动作行云流水,流利连贯,没有任何一点踌躇,那辫子随着他的动作晃动,挠得陆少临心痒痒的,不知道是想夸他厉害,还是夸他好看。

不等他拍手叫好,练武场内站着观看的学员们已经主动拍手,掌声此起彼伏好一会儿才停下,而燕宇对此不为所动,只是点了点头让学员们列好队伍,摆出挥剑的姿势。

就连教导人的样子也很好看……陆少临看得眼睛都直了,但他还知道现在的场合不适合冲过去打扰人家,便站在角落安静地看着。

“唉,这不是小陆吗?过来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可以先准备好茶。”

听到有人招呼自己,陆少临才转过头,跟自己打招呼的是武馆师傅的第一大徒弟,也是武馆的真正负责人谷月轩,他还是陆少临记忆中那样笑得温和又亲切,让人看到就觉得他这人十分值得依靠。

陆少临笑着回应,“我只是过来看看,劳烦到谷大哥就不好了。”

对陆少临和任剑南来说,谷月轩就是大哥一般的人物,从小就跟着他身后,看着他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就算是出了社会的现在,有什么困惑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可以找谷月轩帮忙,明明对方只是个武馆的负责人。

谷月轩并不吃他的客套,轻笑一下看向练武场,“燕宇还有半小时就上完课了,你要等他的话,先进来屋子里坐吧。”

“……谷大哥为什么会觉得我是来看燕宇?”陆少临表情古怪,他分明什么都没说。

谷月轩不明所以,理所当然地反问:“难道还会是别人吗?”

确实不会是别人,但这么自然而然接受,就好像以前也是这样一般……果然他的猜想并没有错,自己肯定是忘记了什么,把他和燕宇的曾经忘记了吧?!

越发笃定心中的猜想,陆少临表情严肃地跟上谷月轩的脚步,去阴凉的屋子里歇息。

 

给学员们上完课,燕宇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才往屋子的休息室走去,进门时看到正对着门口双手捧着茶杯的陆少临,他并不意外,维持着一贯的冷漠表情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开始收拾东西。

方才练武场上,陆少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就算他想假装自己不知道,也很难做到。

“燕兄你上完课啦,先喝点茶。”陆少临扬起笑脸,殷勤地给燕宇倒上茶水,动作娴熟,“我从谷大哥那儿听到你现在是一边准备论文一边过来武馆兼职,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燕宇抬头看了他一眼,对方笑眯了眼,一点也不觉得他沉默不语很让人尴尬。

他再把目光转向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谷月轩接收到目光,便善解人意地表示自己还有事情要忙,先出去了。

“陆少临。”

待房门关上后,燕宇才开口。

“有话直说。”

“燕宇你有女朋友吗?”

既然对方叫自己直说,陆少临也就单刀直入,他总觉得跟燕宇说话用不了那么多花花肠子,也冒不出平常和女生们聊天时讨人喜欢的小心思。

没必要,也不需要。

不等燕宇回答,他就接着说:“如果没有就和我交往嘛,你不承认我们曾经认识也没关系,就当我对你一见钟情。”

他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所以话说完他就后退几步,表示你好好考虑,过几天回复便可,想要退出房间。

做好心理建设是一回事,被人拒绝这种事情自然是越晚越好。

燕宇看着陆少临的动作,在他摸到门把手的那刻,点头回了一声“好”。

陆少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忙放开门把手再次凑到燕宇面前,一脸反应不过来,“燕兄你答应了?可以再说一次吗?”

“交往,可以。”

燕宇并没有不耐烦,虽然还是那样一个表情,却再次认真回复陆少临。

本以为自己被讨厌了,肯定会被对方拒绝的陆少临觉得头上炸开礼花,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完全没了方才游刃有余的形象。

要知道他杭州陆情圣并非徒有虚名,但以前泡的都是女生,现在要和一个比自己年长的大男人交往,还真的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那多多指教……”

“嗯。”

各自沉默了一会儿,陆少临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感觉有点尴尬,明明刚才不会这样觉得,这算是心境上的变化吗?

燕宇倒是没什么感觉,理所当然地伸手拉过陆少临的右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绑着翠玉的红绳子戴到陆少临手上,并嘱咐他不能拿下来。

陆少临摸了摸红绳子,心想燕宇看起来不像那种迷信的人啊没想到也玩这个,嘴上问道:“这绳子有什么寓意吗?”

“没有寓意。”

燕宇皱起眉,似乎觉得陆少临这话很奇怪。

“唉,没有么,我记得以前有妹子跟我说红绳子代表月老牵线什么的,还以为燕兄这么有情调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陆少临摇摇头。

“到店里买玉,通常都用红绳子绑。”

原来重点是这颗翠玉而不是绳子,陆少临哦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他听过的,燕宇说过字数最长的话?

如果是说给自己的情话那该多好啊~

 

评论(8)

热度(15)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