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8

“燕宇,我希望你好好的。”

“不。”

“活下去,再找到我。”

“不。”

“我一定会喜欢上你的,一定。”

“陆少临……”

“……”

“陆少临!!”


陆少临坐在办公桌前,仍是有点恍惚。

他摇了摇头,想把昨晚那奇怪的梦甩掉,他不清楚那到底是单纯的梦,是自己最近看连续剧太多的妄想,还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记忆——至少他是不记得他有跟燕宇说过这些话,而梦里的场景太模糊了,他看不清楚。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助理得到应允才打开门,“陆少,有一份送货需要你签收。”

陆少临挑起眉,觉得奇也怪哉,一般的送货或者快递都是送到公司前台,只需要前台的人帮忙签收就可以了,指名是他的东西员工还不至于怠慢,会需要他亲自签收的一般是贵重的个人物品。

他点了点头,让助理带人进来,送货员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进来,盒子印有他前几天跟燕宇去的古董店的标识,里面是什么东西自然不用多说,拿出身份证登记好才领走盒子。

打开盒子后几乎算不太出乎意料,里面放的是他跟燕宇提过的,文天祥遗留的棋具。须知道他喜欢下棋这件事也没啥人知道,除了那天跟燕宇说他对这个棋具挺有兴趣,也想不出别的人了。

他有点得意,有点欢喜,又有点心疼燕宇的钱包,他虽然喜欢这棋具,但也没喜欢到非要不可,他一个文青给自己买这么贵的东西,也真是难为他啊。

于是陆少临哼着歌,给那个古董店打了电话,让他们把燕宇喜欢的含光剑送去逍遥武馆。

所谓礼尚往来,陆少临很懂这个道理的。

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有维持到下午,因为他接到电话,说燕宇拒收了自己的礼物。

若非燕宇没有手机,他就想直接打电话过去抱怨一顿了。

“你跟他说,这是我送给他的回礼,他不收就是不给我面子。”

【陆少,我说了,他说太贵重不能收!】

“呸,说得他送给我的不贵似的。”当他不记得那个棋盘多少钱吗?

【燕先生说什么也不肯收,扔下我去上课了……】

“哦,那你等他回来,帮我传一句话。”

【陆少,我下午还有别的工作……】

“退掉货和等他一两个小时,你觉得哪样损失大一点?”陆少临笑着问。

【请陆少吩咐!】

“跟他说,如果他不要,你就把那把破剑当场摔坏当垃圾扔掉。”

【陆少,我不敢摔啊……】

“谁让你真摔了,你舍得我还不舍得呢!”

挂了电话,陆少临心情十分不爽。

凭什么他送的礼物自己高高兴兴地收了,自己送的礼物却要被他拒绝,什么太过贵重不肯收都是废话,陆少临认为送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东西,怎么也说不上浪费奢侈。

苦闷地嘟囔几句,陆少临干脆给了自家拜把兄弟一个电话,约他们晚上出来喝酒,转头看了燕宇送的棋具一眼,摸了两下,小心翼翼把它放进收藏柜里。


和史义一起去的酒吧不是自己平常去的有很多妹子光顾的吧,而是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酒吧,没有喧哗的舞曲,而是悠悠的钢琴声,对现在心情有点烦躁的陆少临来说刚刚好。

大哥熊天霸还有工作没有处理,陆少临又不想和其他人一起喝酒,所以今晚陪他的只有二哥史义。陆少临认为史义就刚刚好了,比起大老粗的大哥,史义多了些许纤细………嗯,跟他六块肌肉的外表不太符合的,在情商上的细腻。

“二哥,你说他为啥不肯收我的礼物?”

喝了一口威士忌,陆少临生着闷气。

史义看着他一下子又喝了一杯,赶紧按住他的手,把酒杯移开一点,才道:“不就是你送的东西太贵了吗?我听到你说价钱时差点叫出来了,哪有第一次送礼物就送这么名贵的东西?”

“但他送我的棋具也不便宜啊……”

“你给我醒醒,那套棋具跟那把破剑相差十倍价钱吧?!”史义挑起眉。

“我又不是买不起。”既然燕宇他喜欢,那就算再贵,陆少临也会想办法的,何况这并没有超出自己能力范围。

史义不作回答,反而就着阴暗的灯光去观察陆少临。没多久之前陆少临还整天嚷着想见香儿,约人家吃个饭听个音乐会陶冶性情,更不提他丰富的感情史,反正一个月之前他是绝对不相信自家三弟会喜欢男人的,但现在看他一副纯情少年头一次谈恋爱的模样,他不得不相信……

陆少临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很喜欢很喜欢那种,绝对不是为了耍他们。

这样一来,史义倒是很有兴趣知道,迷倒自家三弟的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趁着史义不注意,陆少临又喝了一杯酒,晃晃脑袋感叹一下,酒量好也是个问题,想装醉后跑去找燕宇来个干柴烈火……他的酒量又暴露了。

然后他注意到一个人。

那人坐在吧台前的位置,背对陆少临,身上穿着一件很潮很风骚的红色短装皮衣,他跟酒保拿了一瓶威士忌,一杯一杯跟喝水似的喝下去。

分明是没见过的人,陆少临却莫名熟悉,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跟对燕宇的不一样,而是因为陆少临最近也认识一个喝酒跟喝水一般的人,而且这个红衣青年喝酒的动作跟傅剑寒有点像。

史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着那个人,“怎么了?”

“嗯……我想去搭讪。”

陆少临笑了笑,拿起酒杯站起来,向那个人走过去。


“这位小哥,有兴趣一起喝杯酒吗?”

陆少临用调戏一般的调子说着,自然而然坐到红衣男子身边,并向他举起酒杯。

男子侧过头,眼中闪过什么,最终向陆少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双颊的酒窝更是明显,让他看起来有点孩子气的感觉。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青年声音浑厚,语气爽朗。


感觉跟傅剑寒越发相像。


评论(11)

热度(14)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