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18

燕少侠别好剑,把狐狸往肩膀一放,双手抱拳感谢剑庐主人这几天的照顾,告别过后才离开剑庐。

肩膀上的白狐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呼噜一下自觉地用尾巴卷住燕宇的脖子,脑袋蹭蹭燕宇的脸,继续懒洋洋地打瞌睡。


傅剑寒没有和他们一起,在他再三恳求下,陆少临最终还是心软,只要求他把《南国十八招》送给燕宇就把任剑南的联系办法告诉他,傅剑寒明知道陆少临就是想为难他,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最后得到任剑南消息离开的傅剑寒,已经从燕宇的生死之交变成点头之交,陆少临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说他心软,陆少临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其实他真没啥同情心,就算傅剑寒一辈子找不到任剑南也跟他没关系,不过既然傅剑寒是剑庐主人的儿子,那情况就另说了。剑庐主人可是曾经帮助过铸剑山庄,救了任剑南父亲一命的仙人,不久前更救了燕宇一命,对这位狐族的恩人他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你是多亏了我才能去找你家狐狸的,记得帮我把东西找回来!”

毫不犹豫把清单塞给准备离去的傅剑寒的剑庐主人,真不愧是传闻中的仙人,陆少临如是想。

而燕宇在伤势稳定后,也跟陆少临提出自己离开的想法,本该早就回到青城,如今耽搁了不少时间,只怕师父会担忧自己的安危。

“燕兄的师父还挺爱担心的嘛。”

陆少临这样说道,以燕宇的武功,只要不是碰上他们这种妖精鬼怪,一般不会出什么意外——何况还有他在身边。

燕宇不置可否,没有解释什么。

总之,能和燕宇一起就好。陆少临没心没肺,作为一只称职的狐狸精,他该做的不是怎么探究燕宇的秘密了解他的过去,而是……

怎么去勾引这位严谨端正,高山孤月一般的人。

不要觉得他色欲熏心,美人当前,他作为一只狐狸精,还在与爱人心意相通后被强制禁欲那么多天,想做点爱做的事情不是理所应当吗!

因此出了剑庐主人的结界范围后,陆少临现出人形,一下子把燕宇压倒在地上。

青城首徒皱起眉,默默扔了金风大少一个询问的眼神。

“燕兄,现在荒山野岭,四下无人,不觉得正是行事的好时机吗?”

至于行什么事,陆少临相信燕宇不会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燕宇没有回答,伸出手摸向他的脸,在陆少临反射性蹭着自己掌心时嘴角微微扬起,手往上抚上他的头发,他毛茸茸又柔软的耳朵。

“燕兄?”

轻抚两下,燕宇才低声道:“陆少临。”

“嗯?”

陆少临低下头,再凑近一点。

燕宇犹豫着,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陆少临一些事情,抚着陆少临脑袋的手往下抚去,摸到陆少临蓬松的白色尾巴,那手感十分的好,他忍不住摸了很久。

陆少临抖了抖,尾巴很敏感他不喜欢别人乱碰,同时他又十分自豪自己细心打理的尾巴,燕宇喜欢自己尾巴这件事让他很是高兴。

“燕兄会不会觉得三条尾巴不对称?咱们再努力几把,我觉得第四条尾巴很快就出来了!”抱住自己一条尾巴,陆少临用尾巴蹭了蹭燕宇的脸。

尾巴多就是好,能被燕宇摸又能用来蹭燕宇,还能自己抱住,再多一条的话真想用来缠住燕宇的脚。

“我们努力?”

燕宇闻言,表情古怪地重复几个字。陆少临修炼跟他有何关系,他跟陆少临一起做的事情好像只有……

“房事啊。”陆少临肯定燕宇的猜测,点点头说道,“所谓阴阳交合,承天接气,互通精元,是为双修之法。我属阴,燕兄属阳,交合自是百利而无一害!”

“哦。”燕宇冷淡地回应道。

虽然燕少侠什么也没说,陆少临却感觉到他生气了,聪明如他自然察觉到燕宇哪里不高兴,笑嘻嘻地勾住燕宇的脖子,桃花的双眼直盯着他。

“虽然是双修之法,但我想跟他做这种事的男人,可是只有燕兄啊。”

燕宇的脸色好了一点,又道:“那女人……”

“……”这个实在没啥好解释的,陆少临别过脸。


有时候太老实实在不好,被推开后只能默默跟在燕宇身后的陆少临心想。


————————————————————————————

原本想开车的,最后还是乖乖走了路(。

评论(5)

热度(14)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