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19

晚上需要在野外露宿,陆少临马上展现了自己优秀的野外生存能力,快速找到了水源,让燕宇继续休息一阵,跑去抓了两只兔子,摘了些果子,还有可以驱赶蚊虫的野草,待回来时看到燕宇已经搭好火堆,用树枝插了几条鱼在烤。

这种我来打猎你烤鱼的默契让陆少临很是得意,又厚着脸皮坐到燕宇身边,肩膀贴着肩膀。

燕宇看了他一眼,总算是没有拒绝他的亲近,这让陆少临松了口气。

其实他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他跟燕宇认识才不过两年,互通心意不过十来天,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他总不可能完全禁欲吧,他可是身心健康,遵循教诲,而且享受欲望的狐狸精,又不是坚持只与喜欢的人行房的任剑南。

毛茸茸的尾巴在身边一拍一拍,陆少临看着那跳动的火苗又开始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靠到燕宇肩膀上,那毛茸的兽耳蹭到燕宇鼻子下,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陆少临惊醒,向燕宇抱歉地笑了笑,还是坐到对面去,开始料理那两只兔子。

作为注重享受又经常需要在外送镖的少镖头,陆少临动作娴熟用小刀把兔子剖开,处理好内脏洗净,用树枝插上放到火堆边。

燕宇一直看着陆少临动作,若非头上的兽耳和下身的尾巴,他跟常人并没有太大区别,传说中的魅惑之术大概有,但妖族害人这种话,他向来也是不信。

只有人,才会处心积虑去伤害人。

只有人,会贪图富贵荣誉权力,去伤天害理。

“燕兄我跟你说啊,你不要学傅剑寒那种吃个兔腿就说饱浪费粮食。”陆少临把烤好的兔腿撕出来递给燕宇,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个酒鬼的肚子都用来装酒的。”

燕宇不置可否,没有接过烤得香喷喷的兔腿,径自移到陆少临身边坐下,就着他的手咬下兔肉,吞下后道了声好吃。

好吃个鬼,没有加调味料的烤肉什么味道他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在引诱他呢还是引诱他呢还是引诱他。

不过白天才被拒绝了一次,陆少临不敢贸然行动,殷勤地举起兔腿继续喂给燕宇吃,看那人咬下一口肉,慢条斯理地嚼完吞下去,他觉得自己也饿了。

燕宇的嘴唇沾了油,他抿起唇,想要抬手擦下嘴,手臂就被陆少临压住,对方凑了过来,伸出舌头在他嘴上舔了舔,像是不过瘾的他干脆吻上那心心念念的人。

搂住陆少临的腰轻划,燕宇低头加深这个吻,陆少临也是高兴,主动伸出舌头与燕宇缠在一起,双手不安分地开始扒拉对方的衣服。

“燕兄,你这是在撩我吗?”

结束了这个吻,陆少临抱住燕宇脖子蹭了蹭,背后的尾巴摇了摇。

燕宇微扬嘴角,轻轻把陆少临推倒在地上,俯身又吻下去,跟那些“梦”里一样,温柔又深情的吻。

“陆少临,你是我的吗?”刚问出口,燕宇便皱起眉,似是觉得自己这样说太唐突,太霸道,太不顾对方的心情。

然而陆少临听到这话,只觉满心欢喜,双脚缠上燕宇的腰,又主动亲了燕宇一下,斩钉截铁道:“我是你的,我全部都是你的!”

——连我的命都是你的。

“你是我的。”燕宇抱紧怀里的人、或者说妖怪。

——我一定会保护你,不让那个人伤害到你。


陆少临把满腔的热情倾注给燕宇,到底有没有让燕宇内心波动一下,从表情上实在看不出太多,不过行为上足够他了解对方心意,有些话不说出来也没关系。

身边的人已经睡着,仍觉得不够安心般紧抱住自己,陆少临安心地靠着,动动手指把落在不远处的外袍拉过来盖到他们身上——虽然有他的尾巴围着不觉得冷,但问题不是冷,是……他觉得有点害羞。

手指戳了戳燕宇睡觉还是皱起的眉,陆少临想到不久前剑庐主人对自己说的话。


“你知道你伴侣是什么人吗?”

伴侣,这个词让陆少临觉得飘飘然的,心情愉快回答:“燕宇,青城派首徒,一字电剑,我喜欢的人,喜欢我的人……”

“我没问你这个!”剑庐主人粗鲁地打断他,“我说的是,他是真命天子这件事!!”

“燕兄当然是我的真命天子啊。”陆少临说得理所当然。

“真龙命格,天命之子。”

“……”这两个形容词让陆少临沉默了一下,犹豫着开口,“你是说,燕宇会做皇帝?”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做皇帝,但现在在位的那个,肯定很想他死。”


————————————————

安定地关了车门(滚蛋


评论(12)

热度(17)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