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20

陆少临没有跟燕宇回青城山。

而是在山下跟燕宇分开,面对几名守在山门、看到燕宇后露出惊喜表情的青城弟子,陆少临不怕羞地抱住燕宇亲了一下,才跟燕宇道别离开。

——顺便一提,他的尾巴已经可以收起来了,之前果然是修为不足强行升上三尾导致的,陆少临这几天赶紧把燕宇‘喂’给自己的阳气消化完,又是一枚风度翩翩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

与燕宇分开后自然不需要考虑人族的脚程,不到三天他就回到杭州,没等他坐下来喝口水,他老子就冲了进来砰一声关上门,还捏了法诀防止有人来偷听。

“臭小子,你怎么勾搭上勤王之子的!”

陆少临愣了愣,倒是不太惊讶,自知道燕宇身负真龙之命后,他就猜到他肯定是皇亲国戚——大明的气数还没尽呢——就是没想到原来是那个当年“意外”身亡的勤王的儿子。

“老爹你怎么知道燕兄是勤王之子的?”

“我又不是没见过勤王,看到燕少侠时就想跟他说,至少别让自己长那么像他爹。”陆守英摸了下巴,坐下来给自己倒杯水。

这有什么,能亲眼得见勤王尊容的人有几个,就算燕宇在京城溜达一圈儿也不见得马上就会被发现,陆少临本人就没见过也不认识。

比起这样无关要紧的事情,陆少临必须先纠正他老爹的误解,“老爹,我对燕兄的不叫勾搭,你非要说可以说追求,求偶,我心悦他。”

“还求偶呢,你生得出来还是他生得出来?”陆守英笑问。

陆少临撇撇嘴,不以为意。想要孩子还不简单,不需要他生出来就能得到燕宇的小孩他随便想想就起码有十来种办法,但他为什么要搞个孩子出来打扰他谈恋爱?

“算了,这事不重要。”陆守英挥挥手,稍微摆出正经的脸,“我是来告诉你,过阵子我要去死一死,镖局你担待着别玩没了。”

“……你是说诈死啊,能好好说话别吓人吗?”

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就要被他爹这危言耸听的话吓倒了,对于他们妖怪来说,却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人族和妖族的寿命相差太远,他们能用术法让自己外表年龄随年龄变化,可再怎么也做不到像普通人那般到了年龄寿终正寝,所以到了一定时间就会找机会诈死隐藏起来,过段时间再换个身份出来混。

金风镖局是陆守英一手做起来的,跟长虹镖局的世代相传性质本来就不太一样,正因为是自己亲手创建,陆少临本以为陆守英会留下来更长时间。

“发生什么事了?”

“我替诚王东厂运货的事情被朝廷发现了,估计没多久就要找上门来。”陆守英说得十分轻松,若有尾巴在他身后,甚至能看出他有点得意。

陆少临可没有自家老爸那么乐天,只觉得他没事给自己添堵,诚王、东厂,这两个词加起来代表什么,他清楚得很。

——若是真的,燕宇恐怕会有危险。

恐怕什么,绝对会有吧。


跟陆守英说完话,陆少临让他自己处理好后事,自己则往怡春院跑。

一路上跟招待客人们的姑娘一一打了招呼,他在怡春院的走廊上拐来拐去,走进了一个跟外面气氛完全不同的院子。

院子里很安静,完全听不到外面喧嚣的人声乐声,只余阵阵风声,静得让人怀疑这里不是夜晚的青楼,而是某位大小姐的闺房院子。

陆少临用自己的脚步声打破这份安静,走到房门前也没敲门,径自打开房门走进去。

只见一身穿蓝色长衫,披散长发的素装美人坐在窗前,手中抱着琵琶,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看到陆少临没有礼貌闯进,不意外也不生气,只是稍微皱起眉。

“别沾着别人的味儿就进我房间。”

举起袖子闻了闻,陆少临打了个大问号,“我前天才洗了澡。”跟燕宇做完后被拉着一起洗的。

“洗干净之前别进来。”

雌雄难辨的美人嫌弃地挥了手,陆少临便被轰出房子,头上一盆水倒了过来,浑身都湿透了——这下是不洗澡都不行,他愤愤然用湿淋淋的袖子擦了把脸,手指一捏法诀,顿时全身又变得干净清爽。

见陆少临理直气壮又走进来,紧那罗意外地挑眉。他在这个院子里布了结界,会压低法术的效果,陆少临如今能把全身弄干,可见修为大进。

既是如此,他也不好不拿出点诚意,起身把陆少临需要的东西放到桌面上。

那是一盏看起来普通的油灯,若非灯上点的是暗色阴火,又有多少人能想到这是采集少女阴气的法宝,从前陆少临是不屑于问自己拿这个来用的,现在嘛……

紧那罗掩住脸,轻哼一声,“不过是和一介凡人结缘,你何须做到如此。”

陆少临不是不懂他的意思,自己以前采阴进补都是找青楼的姑娘们,也因为补得太厉害才会被长老怒骂必须补足阳气才能阴阳协调,不影响修行。现在阳是补到了,采阴倒是成了问题,他觉得自己跟燕宇在一起了,没必要和其他人有肉体交合,自然就少了阴气的来源,只好跑来问紧那罗借他采阴灯一用。

但不是要对爱侣忠诚这种事情,他的教育里还真没这条,只是……

“纳兰,我们是妖怪,人族的寿命不过百年,那我在他活着的时候为他多做点事情又有何不可?”

“只怕你要做的,并不是一点事。”紧那罗看了陆少临一眼,只觉得遗憾。

遗憾什么,他可不觉得自己有多遗憾,再怎么遗憾也比紧那罗一只蛇妖——还是雄性——跑去百花楼学弹琴不遗憾那么一点。


评论(4)

热度(17)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