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24)

布上阵法后燕宇睡觉时终于没听到敲击声能够好好入睡,陆少临松了口气也至少可以证明燕宇这阵子以来的不适都是有人对他施法所造成的。

既然是这样,宝藏岛的行程也不能让燕宇去了,陆少临和萧遥一起做好准备,才拉着东方未明一同出发,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的东方未明觉得自己最近都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就在船上问了萧遥很多问题。

萧遥就跟他简单解释了燕宇受到诅咒的事情。

“我记得大师兄说过,道法也好,妖怪也罢,因为大地灵力枯竭已经开始没落,上古神妖仙鬼离去,什么诅咒啊术法啊已经变得很难奏效。”东方未明回想起自家大师兄的话,皱起眉,“若大师兄的说法是真的,给燕兄下诅咒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他可是失眠了一个多月。”

陆少临略微惊讶,没想到谷月轩还给东方未明说这些了,“你大师兄还挺宠着你的嘛。”

“大师兄自是对我极好的,但现在是说这些事情吗?”

“哦,你也不要想得那么复杂,所谓的诅咒啊,就跟下蛊毒一样,奏效了就是奏效了,不奏效就是不奏效,跟什么灵力枯竭啥关系都没有。”陆少临摊摊手,他出生得晚也没见过什么上古神鬼,更不清楚所谓的灵力不枯竭是什么样子,现在这样他觉得挺好的。

“那现在咋办?一直让燕兄留在阵法内也不是办法……说起来陆兄你怎么懂这些?”

“像我这样的翩翩美男子,懂不是当然的吗?”陆少临一脸惊讶。

哦,我想不是的。东方未明冷漠脸。

 

如果让陆少临再选择一次,他一定会在出发去宝藏岛之前,给燕宇施法让他做一两个月睡美人,期间找个美女好好照顾他身体,如今才不会在战场上看到他的身影。

“燕兄!不是让你别离开阵法吗!!”

燕宇回看陆少临,确认他四肢完好,没有受伤,才转头对付玄漓公派来的西厂护卫,没有解释一句话。

陆少临气得要命,两刀砍下一个敌人,移动到燕宇身边帮他挡住部分攻击,“燕兄,你该更珍惜自己的性命。”

“嗯。”燕宇一脸冷漠,这话显然不能打动他。

“我很担心你,若你有什么事,我会伤心难过的。”马上换了一种说法,陆少临一脸可怜,想哄他回去。

燕宇微勾嘴角,“我也担心你。”

陆少临一个愣神,差点被剑刺到,趁着人多杂乱,干脆用手接住了剑,无视对方惊愣的眼神,一刀把他给解决掉。

没看到别人在说正事吗?看到越来越多的西厂侍卫,陆少临就头脑发昏,就算他变回狐形也要杀好一阵子。

前来夺取宝藏的西厂统领玄漓公远远看着哼哼哼地笑,得意非常,“二龙相斗必有一死,只要你们的龙死了,气运就把握在我们这边,哈哈哈哈哈~”

“臭蜘蛛!你是说皇帝也是真龙命格?!”

陆少临听到这话,飞快冲到玄漓公面前抬手便攻,暗暗附了灵力在刀上,让玄漓公不得不忌惮这番攻击。

“嘻嘻嘻……你以为只有你们,才有龙吗?”

修为并不下于陆少临,玄漓公一下把他推开,放声大笑着带领四名高手离开宝藏岛,留下一帮西厂的人马继续攻击。

 

最后不单没取得全部宝藏,燕宇身上诅咒加深,还折损了陈公公,诚王这边的形势实在说不上好,陆少临看着咳嗽中咳出血迹的燕宇,十分焦虑。

再次把燕宇带回阵法之中,但由于燕宇之前擅自闯出,阵法已经被从内中破坏没法再起作用,一时之间陆少临也想不出办法。

情况已经没办法再拖下去,诚王那边考虑到之后的情况本想放弃此次夺位,但萧遥提出毒杀皇帝的主意,陆少临马上听出话中深意——此举不单为了帮助诚王夺位,更为了燕宇,正如玄漓公那只蜘蛛精所说二龙相争必有一死,杀死皇帝后气运汇聚,燕宇或许能够自行反噬诅咒。

再不然,去到皇宫还能找不到施行诅咒的人吗?

确定明日就出发前往大漠找沈澜取得合适的毒药后,陆少临拜托萧遥照看好燕宇,自己赶回镖局寻找相关的记载。

谁料一打开门,就看到意外的访客。

“小任?你怎么在这儿?”

只见铸剑山庄少庄主正坐在他的房间里,捧着他的茶杯在喝茶,看到他进门还一脸严肃。

陆少临实在没时间闲聊,就一边走去书柜一边说道:“你有事找我?要不你等等,我先找本书……”

“我已经找来了,在桌面上。”任剑南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道。

咦了一声看过去,确实看到桌面上放着一本书,陆少临便坐过去翻了翻,果然看到自己需要的内容,便仔细看了下去。

看到最后,他倒是明白任剑南为何是这种苦大仇深欲言又止的表情了。

“少临兄,这是最后的办法,最后的最后,最好不用的方法。”

“嗯,我知道,燕兄的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不一定要走那一步的。”陆少临摸了摸书面,眯眼笑着说。

这样的反应反而更让任剑南担心,他知道陆少临越是暗中下定决定就越在表面上云淡风轻,想到现在的情况陆少临甚至都没有通知自己一声,他有点生气,“少临兄,燕兄就算死了也还会转世,我们有的是时间,你没必要做到那种程度的!”

“但转世的燕宇还是燕宇吗……”陆少临下意识接话,随即哈哈干笑,“没啦没啦,我没说要做到那种程度,你先别生气。”

任剑南用力捏着手上白晶,瞪着想要敷衍自己的陆少临,“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诚王打算夺位之事我不会也不能帮忙,但燕兄身上出现状况的事情,我总能做点什么,可若非我从萧兄口中得知,甚至不知道你现在一直以灵力支撑着燕兄的身体!”

“……剑南。”陆少临叹了口气。

“你不需要解释,也没必要。”任剑南扭开头,没有偷偷把陆少临要找的书烧掉,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我只是想恭喜你终于修成两尾了。”

“……我不要理你了!”

 

——————————————————————

我明天真能写完吗?

目死……

评论(2)

热度(11)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