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胡言(燕陆)26【完结】

事情说回刺杀皇帝之时,杀死皇帝后玄漓公还出来挑衅,被‘勤王四杰’逮着揍了一顿不在话下,沈澜顺手把皇帝身上用不上的毒药扔到他身上,虽身为蜘蛛之身也扛不住毒蝎子和七彩蛊王一起炼制的毒药,玄漓公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陆少临自然不能放他就这样离开,龙气没有归聚的问题他还没搞清楚,便交代了萧遥一番,转身化为妖形追过去,非常及时截住了准备逃出皇宫的玄漓公。

一脚踩到那体形庞大的蜘蛛身上。

白色的蛛丝扑面而来,白狐甩动四条狐尾,暗色阴火把蛛丝点着,火焰蔓延到蜘蛛身上,玄漓公惊呼一声果断咬断蛛丝,翻身从白狐脚下挣扎而出。

白狐低吼一声扑过去咬掉蜘蛛两条腿,狠狠把它按住。

“玄漓公,若你不想金丹被毁,还是配合一下比较好。”白狐口中吐出人言,带着一贯的笑意,让人听不出喜怒。

“哼,若非你靠着龙气快速提升修为,我又怎么会败在你手上。”蜘蛛扭动着身体,十分不服。

“呸!说得你身边没有龙一样,你自己不吃还怪别人吃?!”嗤笑出声,陆少临一爪子下去,蜘蛛身上流出黏糊浓黑的液体,他赶紧又截掉他几条腿,才后退几步。

“哼哼哼……就算你抓住本座也没用的,燕王的命格已经开始破损,术法不可能逆行,即使杀死我也解不开。”玄漓公自然知道陆少临这么急抓住自己是为了什么,至于解救方法并非没有,但会有妖怪愿意这样做吗?

“你也真是有够恶毒的,若天命之子都死了,这个国家的气运也会衰退……莫非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玄漓公不置可否,回到方才的话题上,“若你要救他,只能以命换命,以命格替代命格,以气运替代气运,欺骗天道此人命数未尽,但凡人命格太弱没办法替代真龙命格者的命数……”

剩下的玄漓公没有再说下去,也没有必要。

陆少临咧嘴一笑,以灵力拍碎了蜘蛛体内的金丹,看着玄漓公的体形迅速缩小变成普通蜘蛛的大小,他才哼了声。

“我不打算乱增杀孽,不过还是请你重新修炼吧。”

白狐重新化为人形,转身离开。

“至于燕宇,我自然会救。”

 

和燕宇他们回合之后,陆少临若无其事地说自己把玄漓公打跑了他暂时不会出现作乱,和大家一起庆祝此事终于了结,晚上露出尾巴百般勾引诱惑燕宇,一夜春宵后没有留下任何书信消失了踪影。

“他以命格替换命格,把自己的命格给了你,现在大概由陆伯父照顾着。”

任剑南向燕宇解释了他所知道的所有,燕宇沉默听完,垂下眼睑,一如既往的表情显得他很冷漠无情,不为所动。

为什么陆少临会喜欢这个人,这样真的值得吗?任剑南颇有些愤愤不平,就跟陆少临担心他识人不清一样,他也不希望陆少临做了错误的牺牲,把命交给了不值得的人。

良久,燕宇抬起头。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

任剑南断言。

他不能说,不想说,也确实不知道陆少临的具体所在,能回答燕宇的只有这三个字。

青城首徒颔首,没有表露过多的情绪,礼貌告别离开。

 

燕宇去了与陆少临初次有所交集的茶馆,坐到当年的位置上,泡了一壶龙井,但直到茶水变凉了,也没有人从二楼下来,笑着和自己打招呼。

他不知道陆少临当时是怎么想的,只知道当时自己确实很感激陆少临为自己解围,所以当陆少临第一次寄信到青城时,他面对长篇大论的信件,并没有放置不管,而是认真回信。

产生了希望和陆少临再次见面这个念头时,燕宇就明白,那个人之于自己的不同,他希望可以一直收到陆少临的信,希望收到对方的礼物,希望坐在他身边静静听着他说话,希望他只看着自己。

甚至暗暗嫉妒了得到他青睐的香儿姑娘。

遇到那团白乎乎的小狐狸后,他似乎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陆少临了,却多次再梦中见到他,不断被提醒自己心悦的就是这个人,最后甚至发现白狐就是自己心悦之人。

那是一只妖怪,与人族不同,寿命繁长,懂得术法的妖怪。

但那有什么不好,强悍的妖怪,不会因为他的身份遭遇不测的妖怪,更让燕宇感到安心。

没想到他的这份安心,却成了陆少临消失的原因。因为他是妖怪,所以他可以保护自己;因为他是妖怪,所以他知道自己身中何种诅咒;因为他是妖怪,所以他能够为自己替命。

然而燕宇所希望的……并不是这样的牺牲。

“燕兄。”

燕宇听到那人呼唤自己的声音。

转过头便见陆少临站在不远处,笑意吟吟看着自己。

“陆……少临。”燕宇的声音中带着一点颤抖,他不敢走过去,他知道一走过去,眼前的幻象就会消失。

“燕兄,好好活下去。”陆少临顿了顿,似乎也在苦恼要怎么跟燕宇说,“然后找到我。”

“找你。”

“是啊,我一定在等着燕兄,不是吗?”

陆少临笃定地说道。

回过神来,燕宇张望周围,并没有陆少临的身影,刚才的一切,果然是自己的幻觉……才这样想,他就感觉到手上多了什么之前没有的东西。

那是一颗蓝色的珠子,温温的暖暖的,有点像陆少临给他的感觉。

 

燕宇没有注意到,一道抱着琵琶的蓝色身影在他身边经过,回头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茶馆。

 

去找他。

一定要找到他。

再次见到他。

这次一定,一定。

不再让你保护我。

由我来保护你。

 

 

 

 

 

(The End)

 

 

 

 

 

 

 

 


本文已完,下面还有一段,对后续没有兴趣的可看可不看。

 全文会在稍微修正错字后放出txt,感谢大家的观看。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能留个言,按个爪。

 

 

 

 

 

 

 

看到那个人时,陆少临只觉周围的一切似乎失去了颜色、声音,只有他才是鲜活的,有存在感的,每往前走一步都踩到自己的心窝上,让他感觉心脏隐隐作痛。

他身穿墨绿大衣,面容俊朗,但他脸上没有表情,薄唇轻轻抿起宣示着他心情不佳的事实,似乎感觉到陆少临的视线,双眼看向了这边。

一步一步,他走到了陆少临面前。

伸出手。

“燕宇。”

 

周围因为男人的发声又恢复了运行,喧哗声轻易覆盖了对方的声音,陆少临却轻易读出对方口中的燕是燕子的燕,宇是宏宇的宇。

燕宇。

 

 

(接第二部《孤言》)

【对的,孤言从写的第一章开始,就是胡言的第二部→  →】

评论(19)

热度(21)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