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澄心(宋薛)0

#魔道祖师#

*CP为宋岚×薛洋,邪教,慎入,辣到眼睛我不负责

*现代paro,洁癖男和前小混混。

*我要开始邪教活动了。




0.

薛洋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了大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往自己这边堆过来。

白天因为给常萍使绊子的事情被晓星尘发现,大吵一架拿不到今天份儿的糖,晚上打算去酒吧解解闷却遇上以前招惹的黑帮报复,以一对五好不容易打赢了,却看到巷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晓星尘的至交好友——宋岚,一个自己十分讨厌的,对方也十分讨厌自己的人。

那人本就是严肃正直的一张脸,发现他浑身浴血一般站在几个小混混中间,扫视两下后皱起眉,厌恶般说了一句话,瞬间让薛洋感觉热血上脑,差点掏出藏在身上的小刀冲过去给宋岚一下。

 

他说——

“真脏。”

 

冷静跟自己说这个人是晓星尘的好友,伤了他晓星尘肯定会生气的,薛洋才克制住自己动手的冲动,还是忍不住狠厉地瞪着那人,像恶狼随时准备扑杀自己的敌人。

宋岚并不知道薛洋的心理活动,也没有兴趣知道,他只是向那扎着马尾的少年示意他过来,便转身离开。

薛洋也疑惑这人对着自己说脏,又叫自己过去是干什么,甩了甩刚才打架打痛的手,把流血的地方在衣服上擦了擦,双手插进裤袋里跟了过去。

薛洋自然不知道,宋岚此时心里也是天人交战。

他有洁癖,还有点严重,身上穿了一天的衣服,回家如果不马上洗掉,他会觉得有细菌在屋子里蔓延的那种。家里配备大量清洁用品,每天要清洁一次,地板早晚都要拖,穿出去的鞋子只能放玄关而且必须擦干净消毒等等。

这样的宋岚在看到薛洋跟别人打架打出一身伤,衣服又脏又破的时候,也很想假装没有看到转身就走,但考虑到晓星尘对这位曾经做过混混的后辈的看重,明知道对方能够自己处理伤势,还是没办法放任不管。

但送薛洋去医院肯定是不行的,不提他身上的伤是打架打出来的可能会招惹警察,医院那种充满病菌的地方他一点也不想踏进,然而这小子的伤也不得不处理,这身衣服脏得他根本不愿意让薛洋进自己定时清洗保养的车子。

看到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宋岚心里松了口气,领着薛洋进去要了个独立房间,要求他把自己清理干净后赶紧去给薛洋买新衣服……没错,他不把那套脏衣服扔掉,他是不会让薛洋上自己车子的。

买完衣服还买了一些急救用品,回到洗浴中心让薛洋换上并自己处理伤口,宋岚才让他进自己的车子,准备把人送回家完事。

直到坐进宋岚车子里,薛洋才有点回过神来,这个面无表情的脸黑男刚才说的真脏,是指物理意义上的脏啊!?因为这样就叫他去洗澡??他是不是有病???

虽然听话真的洗了澡的自己也病得不轻。

“你家住址?”宋岚发动车子,问道。

薛洋眼珠溜转,嘻嘻笑着露出虎牙,报了个地址。

宋岚顿住手,回过头瞪向薛洋,真当他不知道那是晓星尘家的地址吗?

哼哼两声,薛洋不以为意靠在座椅上,反正就是不说自己住在哪里。

把人随便扔到一个酒店前当然容易,然而薛洋从来就不是听话的人,把这种祸害随便扔到酒店门口,想都知道他不会乖乖进酒店休息第二天按时上班,直接放人离开当然也可以也理应那样,只是想到好友的脸想象对方可能会说的话会用的语气,他就打消这个念头。

与其放任薛洋自生自灭,制造祸端,不如严加看管,明天交还给晓星尘让他自己处理。

至于压着薛洋进酒店这种选项,宋岚是不会选择的,何况就算压进去也不能保证薛洋不会在他离开后溜走,他宁愿把薛洋带回自己家住,也不愿意踏进不知道多少人住过的酒店一脚。

 

他想得大义凛然,可把车子停到小区停车场时,他已经后悔了。

连晓星尘也只进过自己屋子不到五次,自己为什么要收留这个小混蛋一晚上,起码八个钟头,足够滋生无数细菌,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可怕。

“宋道长,你的脸色好可怕啊~怎么了?”

“……没事,你快下车。”以薛洋的性格,跟他说他身上都是细菌所以不希望他到自己家这种话,只会被他嘲讽为不愿意收留他一晚的借口罢了。

把薛洋赶下车,宋岚赶紧给车子喷了大半瓶消毒喷雾,才下车领着薛洋回自己家去。

没问题的,宋岚,家里有准备各种措施应对外来人口进入,只是八个小时,他可以忍受的!

 

只能用这种话来安慰自己的宋岚先生,显然并不怎么能忍受嘛。

 

评论(2)

热度(13)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