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澄心(宋薛)1

1.

薛洋是晓星尘公司里的一个程序员,做着不大不小的工作,关键时刻还挺可靠,所以晓星尘相当看重这位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后辈。

实际上大学时期他们虽然同一个学校,但基本没什么交集。薛洋的学院跟晓星尘的学院差了个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在一个校区,所以晓星尘也不清楚当年薛洋在学校里闹过挺大的事情,差点就被退学。

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无意之中做过一件事让薛洋记恨,后来薛洋报复到宋岚身上,差点连累宋岚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虽然他家就他一个人),再后来薛洋出了点事情伤痕累累倒在小巷子里,晓星尘不知那看着可怜的青年是自己仇人,捡回去又是送医院又是照顾,知道薛洋最近失业后还介绍他到自己公司。

当时确实无家可归无处可去的薛洋,就这样黏上了晓星尘,对方不知道自己害过他好友,他就继续做他眼中聪明伶俐可靠有趣的好后辈呗。

可宋岚不同,宋岚虽不知道薛洋曾经害过自己,却知道他在学校里不怎么好的名声,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没对薛洋露出过好脸色,甚至给晓星尘科普了他在学校里的‘英勇’事迹,企图让晓星尘远离他不要跟他扯上关系,可惜晓星尘眼神不好人也天真,对此不以为意,还跟宋岚说以前阿洋是有点调皮但现在不是挺靠谱的嘛。

薛洋知道这事后得意了好一阵子,看到宋岚就嘻嘻笑着举起中指,也不怕这冰块脸去晓星尘那儿告状,更不怕他一言不合就抓着自己打。

这样理应对自己印象差到极点,完全不愿意跟自己说话的人,为什么要帮他呢?看在晓星尘的份上……宋岚现在又没有眼瞎,看他洗完澡后也该知道他只受了点皮外伤,看着伤势可怕其实没什么事。

薛洋关上淋浴拿毛巾擦了擦身体,对着镜子摸摸下巴,宋岚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吗?那也没必要勉强自己让他进家门吧。

这时宋岚大概是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过来敲了敲门,“擦干头发再出来。”

“你好烦啊!我刚才就在洗浴中心洗过了,为什么还要洗一次澡!?”

洗浴中心洗过后还在外面逗留过,怎么就不用再洗一遍?宋岚心里这样想,但他本就寡言,此时自然懒得解释,转身继续打扫房子卫生。

把薛洋的鞋子放进密封袋子里,再放到鞋柜,出门的衣服都放进洗衣机洗,从地板到桌子都用加了清洁剂的清水擦一遍,做完这一切后他才看到薛洋慢吞吞地从浴室里出来,头发擦干了没有滴水这事让宋岚提着的心落了下来。

“客房收拾好了,走廊尽头左边。”

宋岚说完,继续低头擦地板,似乎不是很在意薛洋的存在。

薛洋拿起自己刚才放在茶几上的棒棒糖,跟着蹲下去,很认真地问道:“宋道长,你是不是脑子病了没好呢?”

“睡觉前不要吃糖。”宋岚沉默一下,抬头说道,并在薛洋准备反驳前补充,“晓星尘说的。”

对方搬出了晓星尘,薛洋只好放下把糖吃掉的念头,今天已经没有拿到自己份儿的糖,明天再没拿到怎么办?

“嗤。”

不屑地哼了声,薛洋放下糖果走进客房。

宋岚轻叹,幸好面对薛洋的是现在的自己,若是过去,他肯定会一言不合与薛洋打起来,而那样只会让晓星尘更为难。

他不能让事情重蹈覆辙。

低下头,他把薛洋刚才走过的地方又擦了一遍,才觉得心满意足。

 

薛洋陷入梦魇。

他梦到了一片尸山血海,自己在骨头血肉堆上张狂大笑。

一双眼睛在远处看着自己。

愤怒的,悲伤的,仇恨的,愤慨的,憎恶的。

那是……

晓星尘的眼睛。

 

他张开眼,看着陌生的天花板。

下意识往床头摸去,并没有摸到糖果,心下一阵失落。

对了,昨天惹晓星尘生气,他没有给自己糖果。

薛洋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对晓星尘有点过于依赖,大概是自小孤苦的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圣母心丰满到如此地步,看到别人在他面前装可怜就忍不住帮忙并以此为乐的人吧。他能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被人骗得裤子都没有,应该是宋岚的功劳。

也只有这样的蠢货,才会对自己温柔。

……而这份温柔,也会在知道真相后消失。

明知道他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还无条件接受的人,只有金光瑶吧,因为同样是无药可救的同类。

起床准备去洗个脸去上班,当然他一句话也不打算感谢宋岚,还准备讽刺他几句,打开门就见那高大的男人正拿着地拖拖地。

“醒了。”宋岚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薛洋翻了个白眼,回想起昨天进到他家门口他还喷了一圈消毒喷雾的情景,忍不住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从昨晚打扫到早上呢,宋岚你……有洁癖?”

宋岚一脸‘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你才发现’的表情。

他跟宋岚不是同一个部门,对他又没有兴趣,怎么会知道他有洁癖。

比起他的个人卫生习惯,倒是宋岚负责的那些项目的机密资料他还比较清楚,毕竟当年可是他黑掉宋岚的电脑才害他出大事的。

 

薛洋原本,是一个黑客。

或者说兼职黑客的混混。


评论(1)

热度(11)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