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澄心(宋薛)3

既然到了3你们还看下去,就不需要我再预警了吧?




宋岚的洁癖挺严重的,当初暂时性失明要住院,他强烈要求单人房间,而且每天都想要自己摸索着打扫,还是晓星尘了解他知道他情况,每天都帮他打扫好,并且给他用摸的检查之后,才让他能够安心住院。


这么爱干净的人如果别人碰到,自然反应很大,只把人甩开已经算给面子了,想当年宋岚做老板时也是让部下去谈生意自己负责签合同的。


这样的宋岚,有两个人是允许他们接触到自己的。一个毫无疑问是晓星尘,另一个……宋岚并不想承认,是薛洋。


要说原因,大概是上辈子曾经被做成凶尸带着几年,该摸不该摸的地方薛洋都摸过,现在再让薛洋碰到他也没啥感觉了,反正几年没给他换衣服这种事薛洋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


没有比几年不洗澡不换衣服更可怕的事情了,所以公司被黑客入侵系统中毒能算什么大事,完全比不上上辈子的悲惨,以至于宋岚失明了也非常冷静淡定,只对要住院这件事感到暴躁。


“子琛,早上好……真难得你跟阿洋同时进公司。”


走进公司门口,刚打完卡的人就转过头来,轻笑着调侃道。


宋岚沉默地点点头,看薛洋凑过去语气轻松又小心翼翼地跟晓星尘说话,一言不发打了卡便走进办公室。


远远的还能听到薛洋惊呼:“道长,这是盐糖,是邪道!”


“嗯,我还在生气嘛。”晓星尘语气带笑说道。


“道长你要相信我,是常萍先动手的呢。”薛洋用卖乖的口气撒娇。


“我信你,”晓星尘顿了顿,接着道:“但你确实做过了,明天再给你水果糖。”


“噫……”


今天世界依然和平,宋岚的内心毫无波动,砰的一声关上办公室门。


 


说来大家可能不信,宋岚跟薛洋真的是不同部门的。


金光瑶走进布展的会场,看到宋岚跟薛洋一左一右在布置会场的装饰,期间没有任何交流,却各自按照对方的调整把两边装饰对应整齐,忍不住露出微妙的笑容。


这次金氏集团要举办展览活动,看在两位“道长”的名声及薛洋的份上,金光瑶把这个活动策划交给义城活动策划公司来做,大概是人手不足,现在会场布置调来薛洋帮忙……以薛洋的性格,也就晓星尘能够说服他去做点什么,幸好他没有进其他公司去祸害别人。


——曾经被祸害过的金光瑶如是想。


注意到金光瑶过来,薛洋马上放下手中的东西,蹦跳着扑过来,“瑶妹儿,怎么得空过来探望我呢?”


“并没有要探望你的意思,只是来看会场布置情况的。”金光瑶微微笑着,补充,“成美。”


“你能不这样叫我吗?!”


“礼尚往来。”


薛洋跟金光瑶唠叨几句,瞄了那边沉默着干活的男人,哼了声也重新开始干活。这会场装饰已经弄得差不多,等到下午就会有灯光师进场调试,调试完之后还要带着兼职人员走一趟流程,明天再和开幕式的表演人员主持彩排一次,大体上就准备完了。


他除了帮忙布场,也就能帮忙调一下音响的声音,都是比较简单的活儿,轻松得很。


金光瑶大体巡视了一遍,并跟宋岚确认之后彩排问题后,走到没事做蹲在一边喝水的薛洋身边。


“成美,委托你们公司做的app做得怎样了?”


薛洋瞪了金光瑶一眼,才满不在乎地回答:“那个你不是给常萍做了么,我做了一半没动了。”


“嗯,所以我想问你,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做完?”


金光瑶笑得特别温文尔雅,在薛洋看来则是一肚子坏水,当然这点他很喜欢,当即吹了口哨,“我稍微加个班,三天吧。”


“嗯,那我跟晓星尘说一下。”


交代完事情,金光瑶挥挥手就走了,薛洋眼看没事就过去帮宋岚布电线,顺手把矿泉水瓶放到宋岚那瓶水旁边。


 


“薛洋!”


没过多久,宋岚就黑着脸怒瞪薛洋,而马尾少年一脸茫然,又喝了口水。


“那是我的矿泉水。”宋岚低声怒吼。


宋岚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抖,他能够忍受薛洋触碰自己乱穿自己的衣服,但被人喝自己喝过的水绝对不能忍,那该有多脏啊!???


薛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拿水时没注意拿错了宋岚那瓶,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喝了他的水反应这么大的人,他笑道:“行了行了,知道你有洁癖,反正也不是你喝我的口水,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啥呢。”


才不是这个问题!你以为你喝我的口水就不脏吗!?


对方那恨不得抓着他去消毒嘴巴的表情实在太渗人,薛洋撇撇嘴,觉得这种洁癖男事儿真多真麻烦。


宋岚才觉得这臭小子实在太不讲究了,他要去跟晓星尘投诉!


 


————————————————————


吃口水只是第一步【×

评论(2)

热度(18)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