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0

这几天都在打侠风前传,小王子超绝可爱!陆少也有戏份可惜不能入队,也没换立绘,太过分了!

但整体来说游戏比我预期的有趣,希望后续补丁多增加燕宇陆少的事件QAQ

——————————————————————————

燕宇和傅剑寒新搬进来不久,大概还找人装修过,贴了新的墙纸,家具不多但都是崭新,东西摆放整整齐齐,让人第一感觉就很好,唯一的缺点是房子里一股子酒味,开着窗户也没全散出去。

傅剑寒一看到陆少临就开心地递过来一罐啤酒要和他碰杯,陆少临还没伸手接过,燕宇已经伸手挡住,道:“他已经喝了不少。”

“没事,几罐啤酒灌不倒我的。”陆少临搂住燕宇胳膊,不怎么在意地说道。

然而燕宇不为所动,把陆少临推往浴室的方向,“先沐浴,我拿衣服。”

“哦,”特别乖巧地点头,陆少临站在浴室门口挤眉弄眼,“燕兄不一起洗吗?”

燕宇转身,给他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一边的傅剑寒看着笑得直打滚,陆少临也不尴尬,耸耸肩膀确定燕宇进的是哪个房间,等燕宇拿着睡衣走出来时问那个是不是燕宇的房间。

“嗯。”燕宇点头。

“好的!”

陆少临答应一声便钻入浴室,打定主意今晚要和燕宇睡在一起,客房那种东西他可不会承认。

 

“……你回来真快。”

“燕兄你们在停车场耽搁了而已。”那少年喝着啤酒,笑得爽朗又带点得意。

 

陆少临从浴室出来,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头发。解开辫子后披在肩上,那水顺着发尾沾湿睡衣衣领,他却不以为然笑着凑到燕宇面前,那人好像早已预料一般拿过一条干毛巾,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两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沙发后面给他擦头发,倒是没有一点儿不自在,陆少临甚至觉得燕宇就该给自己擦头发的,待会儿他也要给燕宇擦头发。

揉搓自己头发的动作很温柔,陆少临心情愉快地哼着歌,看到傅剑寒一边喝酒一边打手机游戏,只觉得奇怪,“小傅同学,我看你手机玩得挺溜儿的,为什么燕宇就不用手机?联络不会不方便吗?”

傅剑寒抬起头,又喝了一口啤酒,“燕哥不是不用手机,是用不上啊……我们在深山也没有手机信号,还不如无线电方便。”

“现在你们不在深山啊,偶尔总得打个电话吧?”陆少临略不满地抬头瞪燕宇,对方还是一脸平静地给他擦头发,也没打算插话。

“打电话还不如……哈哈,我用手机是为了打游戏啊,燕哥又不打游戏。”傅剑寒眯眼笑了笑,比了比手机屏幕上的打斗游戏。

???打电话还不如什么?陆少临正待再问,头上揉搓的动作停了下来,燕宇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惊了陆大少一下。

燕宇半俯下身,伸手按住他的额头,沉默看着他。

陆少临也仰起头,和燕宇靠得极近,好笑地伸手指戳了戳他的脸,“怎么了?”

“有点发热,早点休息吧。”

陆少临瞄向时钟,生无可恋地问:“燕宇你有打算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吗?”

燕宇站直身,直接进了浴室连回答都没回答。

 

金风大少第一次觉得跟燕宇谈恋爱真艰难。

他的生活作息很规律,基本上是晚上1点到早上9点,要去公司的话都会准时10点到达公司,晚上10点可说是他最精神工作效率最高的时候,虽然今晚是不会工作了但现在就上床睡觉也太……

如果上床是做些运动什么的倒是没所谓,但燕宇有这个想法吗?有这个意向吗?有这个行动吗?

躺在床内侧的陆少临悲伤地叹气,做白日梦大概就有这么美的事情发生。

能和燕宇一起睡而不是被轰去书房也算是好事,傅剑寒方才嘻嘻笑着告诉他书房也有床,如果不想那么早睡可以去书房打电脑,听到这话陆少临马上窜进燕宇房间。

他来燕宇家当然是为了一起睡,就算不能做什么,也绝对不愿意孤孤单单睡一床,去恋人家还自己一个人睡这种事说出去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燕宇的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按照傅剑寒的说法他们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搬进来,而燕宇在家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卧室就显得很单调——何止是单调啊,商务酒店都比他放的家具多。

转头看看燕宇安静闭眼的样子,指望他跟自己聊天是不太行,陆少临只好扭过身,把脑袋缩进被子里,拿出手机继续看收藏的言情小说。

这个文讲的是明朝杭州一位名妓的故事,名妓乃当世三大绝色之一,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皆精,对于前来拜访的客人都会要求测试对方的才艺。里面一个角色三番四次前来拜访名妓,这人长得风流倜傥在杭州也有一定名气,但才艺不通再三前来也无法得到名妓女的青睐,在第三十六次拜访被拒绝后,即便他再有毅力也是相当沮丧。

今天的更新正好就是,这位拜访失败的客人没有像平常那样失败后还留在青楼和其他姑娘一起玩耍,而是独自一人离开,往湖心亭的方向走,在那儿他遇到一名青衣剑客。

后续又回到了名妓的视觉,她在房间里弹着琴唱着歌儿,遥想多年前的梦,并不在意楼下多少人因为没法见自己一面而黯然伤神。

陆少临看着看着就眼皮打架,侧过身搂住身边的东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睡觉。

 

他梦到了西湖残阳,背对着阳光的地方有人在等自己,自己看到他后加快步伐走了过去,惊喜的心情从心底溢出,他喊出对方的名字。

“燕宇!”

那背对阳光的身影走了出来,一身绿衣,手抱长剑,神色淡漠疏离,对他点了下头。

 


评论(10)

热度(12)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