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乙女腐向通吃,喜欢自逆自拆拉郎配,原则上是个傅攻。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5

陆少临走在燕宇身边,对于遇到的名人富豪都先跟燕宇打招呼后才注意到自己这件事,可说并不怎么意外。

他感觉到燕宇看自己似乎打算解释的眼神,实在不想他为难,便假装没感觉到不妥,主动去和别人交谈打招呼,若无其事地给燕宇介绍自己认识的大佬。

燕宇默默看着这样的陆少临,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音乐会很准时开场,陆少临和燕宇回到自己座位上,看那长相绝美的女子抱琴走出,她面容姣好气质雅致,正是陆少临憧憬已久的香儿。

她身后跟着一名手持琵琶的美人,姿色居然不比香儿逊色半分,但陆少临以前从未听过香儿身边有如此绝色美人。

周围不止一两人发出了惊叹,就是陆少临阅览群芳也忍不住多看几眼,扭头却见燕宇皱起眉。...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4

“谷大哥,假若未明和荆棘有事瞒着你,你会生气吗?”

谷月轩看向明明来找燕宇,却赖在他办公室不出去的陆少临,他看出他有所烦恼,但恋人之间的问题还轮不到自己插嘴,便诚实回答他的问题。

“我会直接问阿棘,若他不回答便背后查出原因吧。”

这让陆少临很是意外,他本以为以谷月轩那个温文尔雅宽容大体的模样,会说出诸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阿棘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他’之类的大道理。

“……少临,我曾经有过因为顾虑着他们的心情不去询问的情况,结果却发展成我想象不到的恶劣情况,我不想再重蹈覆辙。”谷月轩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但马上掩饰过去,依旧温和笑着。

看东方未明和荆棘那个精神头,还真看不出他们曾经发生过什...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3

四人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任剑南面对友人的逼视游移了眼神,不敢直视更不知道怎么回答。

陆少临心里得意,知道再逼问一下任剑南就要自曝,自己这位青梅竹马的性格他可清楚得很,现在可不能露出任何一点放松,必须维持生气的表象。

傅剑寒看看陆少临,看看任剑南,又转过去看看燕宇,脑袋转来转去,显得有点茫然,最后抓了抓头发道:“剑南担心陆哥不是正常的吗?本来我们回来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陆哥啊。”

“剑寒!”任剑南低呼一声,想去捂住傅剑寒的嘴巴。

陆少临已经跳了过来,把傅剑寒拉开,不让任剑南有机会阻止傅剑寒说话,“很好很好,小傅同学,快告诉陆哥我,剑南他担心我什么,还需要你们来帮忙?”

想了想他补...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2

陆少临最近过得顺风顺水,和燕宇发展颇为顺利,工作以前觉得很难解决的问题也顺利解决,就连街上看到熊孩子捣蛋也没那么不顺眼,印证那句心情好看什么都好,做什么都特别顺利。

刚谈好一个大单,那个难缠的客户之前一直用的长虹物流,终于还是被自己挖过来,想来年底聚会时关家小弟又要瞪人了。

陆少临哼着歌,坐回车子,准备去找燕宇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心情顺便约个会。

手机响起陌生人来电的铃声,平常的话陆少临会选择挂断不接,毕竟这年头推销诈骗电话太多了他一天能收十几个,不过他现在心情好,想着就算是诈骗也跟骗子聊聊天。

“喂~”

“……”

电话另一边的人并没有回答,而是沉默。

正常陌生电话,不管是骗子还是...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1

*从本章开始增加CP谷荆,刚上高中的小少年最棒了!【【【


“陆少临。”

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而且声音很好听,当然他的名字也好听。陆少临蹭了蹭舒服的抱枕,整个人懒散得不愿意睁开眼睛。

“陆少临。”

那人又唤了一声,声音近得像在耳边。

陆少临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得睁开眼睛,看向近在咫尺的男子,对方俊朗的面容映入眼中,他心满意足地凑过去亲了口,迷迷糊糊笑着。

“燕兄早啊。”

燕宇眼神一凛,一翻身直接把陆少临翻下了床。

屁股着地,陆少临痛得只冒眼泪,人也清醒多了,当然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有点占了便宜的窃喜,又有点伤心燕宇被自己亲一下就把自己扔下床,觉得自己还真够一头热的。哎呀不过...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10

这几天都在打侠风前传,小王子超绝可爱!陆少也有戏份可惜不能入队,也没换立绘,太过分了!

但整体来说游戏比我预期的有趣,希望后续补丁多增加燕宇陆少的事件QAQ

——————————————————————————

燕宇和傅剑寒新搬进来不久,大概还找人装修过,贴了新的墙纸,家具不多但都是崭新,东西摆放整整齐齐,让人第一感觉就很好,唯一的缺点是房子里一股子酒味,开着窗户也没全散出去。

傅剑寒一看到陆少临就开心地递过来一罐啤酒要和他碰杯,陆少临还没伸手接过,燕宇已经伸手挡住,道:“他已经喝了不少。”

“没事,几罐啤酒灌不倒我的。”陆少临搂住燕宇胳膊,不怎么在意地说道。

然而燕宇不为所动,把...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9

“小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弟?”

陆少临斟酌一下,越看越觉得身旁的红衣男子很像傅剑寒,便问道。

红衣小哥似乎愣了下,随即噗嗤笑出声,向陆少临举起杯子,“你是说你吗?兄弟。”

这话倒是说得陆少临来了兴致,跟他碰杯喝了一杯,“你要跟我认兄弟,就要先问下我二哥了。”

他把酒杯举向坐在沙发那边的史义,对方挑下眉示意他别多喝,才向红衣男子点头打招呼,并没有过来攀谈的打算。

“这年头想喝酒交个朋友都变难了,想当年我一曲将进酒就交遍五湖四海的朋友兄弟,一壶杜康醉卧天地,何等畅快!”

男子说得豪气干云,可惜跟这酒吧的画风实在差太远,陆少临忍不住拍下对方的肩膀,“这位朋友,我觉得你该去酒楼喝...

孤言(主燕陆)过了七夕的小番外

陆少临和燕宇交往有一段时间了。

眼看着七夕要到,陆少临赶紧订了餐厅,订了花,买了礼物,就差跟燕宇确认时间。

“我没空。”

没想到,自己亲自到逍遥武馆约人,得到的是这么冷冰冰的三个字,燕宇的表情也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儿遗憾。

陆少临一脸受挫,捧着后退两步,语气伤心欲绝,“燕宇你不够爱我!”

燕宇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太浮夸,不够真情实感。”

“唉燕兄,你的要求有点高啊,有时候咱们也要多点套路,少点真诚,符合大众眼光中的秀死快,才是我的目标。”趴在燕宇背上打扰他干活,陆少临没皮没脸地说道。

燕宇哦了一声,也不在乎身后趴着个人,专心致志翻看新买回来的书,到他下节课还有半个小时,趁着这...

胡言(燕陆)26【完结】

事情说回刺杀皇帝之时,杀死皇帝后玄漓公还出来挑衅,被‘勤王四杰’逮着揍了一顿不在话下,沈澜顺手把皇帝身上用不上的毒药扔到他身上,虽身为蜘蛛之身也扛不住毒蝎子和七彩蛊王一起炼制的毒药,玄漓公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陆少临自然不能放他就这样离开,龙气没有归聚的问题他还没搞清楚,便交代了萧遥一番,转身化为妖形追过去,非常及时截住了准备逃出皇宫的玄漓公。

一脚踩到那体形庞大的蜘蛛身上。

白色的蛛丝扑面而来,白狐甩动四条狐尾,暗色阴火把蛛丝点着,火焰蔓延到蜘蛛身上,玄漓公惊呼一声果断咬断蛛丝,翻身从白狐脚下挣扎而出。

白狐低吼一声扑过去咬掉蜘蛛两条腿,狠狠把它按住。

“玄漓公,若你不想金丹被毁,还...

胡言(燕陆)25

再次感谢东方未明同志的桃花运,虽然显而易见是个看到女生就泡的说好听是情圣说难听是渣男的男人,但多亏了他才拐到了非常值得信赖的怪医沈澜成为助力,暗杀皇帝的成功率大为提升,陆少临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除了对方非常讨厌自己外。

“沈澜妹子,能给燕兄看看他身上的诅咒吗?”陆少临凑到沈澜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十分讨厌陆少临这种花花公子类型的沈澜皱起眉,赶紧远离陆少临几步才看向燕宇。

“那是破坏命格的诅咒,命格被破坏的人身体会变得虚弱,运气会变差。一个人没有命格保护等同于鸡蛋没有保护壳,只剩下蛋清和蛋黄只能摊成一团。”沈澜断言,随即感到疑惑,“但他现在还能跑能跳,除了脸色不好还没出现什么问题……...

胡言(燕陆)24)

布上阵法后燕宇睡觉时终于没听到敲击声能够好好入睡,陆少临松了口气也至少可以证明燕宇这阵子以来的不适都是有人对他施法所造成的。

既然是这样,宝藏岛的行程也不能让燕宇去了,陆少临和萧遥一起做好准备,才拉着东方未明一同出发,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的东方未明觉得自己最近都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就在船上问了萧遥很多问题。

萧遥就跟他简单解释了燕宇受到诅咒的事情。

“我记得大师兄说过,道法也好,妖怪也罢,因为大地灵力枯竭已经开始没落,上古神妖仙鬼离去,什么诅咒啊术法啊已经变得很难奏效。”东方未明回想起自家大师兄的话,皱起眉,“若大师兄的说法是真的,给燕兄下诅咒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他可是失眠了一个多月。...

胡言(燕陆)23

燕宇身体出现状况,是在他们准备去西域找剩下的藏宝图时。

那天陆少临他们走出自己房间,就看到燕宇双眼发黑地经过,定睛一看才看出来是两个黑眼圈,显然是昨晚没有睡好。

东方未明当即以谴责的眼神看向陆少临,意思是陆兄你怎么能让燕兄这么操劳。

陆少临觉得自己十分无辜,如果他有做就算了,没做什么还被人这样看他可是会抗议的。不提昨晚他有乖乖呆在房间里休息,这阵子为了藏宝图的事情他根本没跟燕宇做爱做的事,他也很欲求不满好不好?

萧遥已经走上去关心燕宇一番,询问他是不是身体不适。

伸手揉了揉眉心,燕宇回道:“半夜听到不间断的敲击声,无法入眠。”

陆少临马上挤开萧遥,拉过燕宇的手仔细打量,一脸心疼,“...

胡言(燕陆)22

陆少临一行人从海鲨帮回来,顺利取得藏宝图,这算一个好消息,但燕宇却觉得陆少临的情况不太对。

听到东方未明说明情况,海鲨帮帮主熊天霸因此事而死,燕宇猛地抬头去看陆少临,但那人站在最后面半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看不出情绪。

虽然顺利拿到藏宝图,但海鲨帮却因此遭受劫难,东方未明与萧遥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气氛相当沉闷,看向陈公公的眼神中带有不满。

“陆少临。”

燕宇唤了声。

蓝衣青年反应有点慢,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燕宇方才在叫自己,忙应声:“嗯?啥事?”

陆少临抬起头,表情一如既往的精神,甚至带着微微笑意。

走过去直接拉过陆少临,燕宇无视其他人的讶异,拉着他往自己房间走去。

“等等,燕兄...

胡言(燕陆)21

丐帮来兴师问罪的时候,陆少临心里是觉得可笑的。

你们天下第一大帮有这个闲心管天下大事,不如先把自己的脸洗干净,肚子填饱再说吧,这世界怎么总有自己都顾不好却心怀天下大义凛然的人。

虽然人族的自私和无私算是他觉得人性中最有趣的部分了。

听到陆守英被丐帮的人杀死那刻,陆少临心里咯噔一下,他也是没想到他爹诈死选个这么大义凛然看似无辜躺枪的死法,这下只能发挥他多年磨练的演技,义愤填膺地质问丐帮,好歹好说把人给吓唬走。

刚赶走了丐帮,还来不及酝酿一把自己升职当了总镖头的喜悦,燕宇就协同东方未明和萧遥过来找他,陆少临硬生生憋出一个苦瓜脸,让自己看起来更惨兮兮点儿。

萧遥和东方未明给他解释了情况,对...

胡言(燕陆)20

陆少临没有跟燕宇回青城山。

而是在山下跟燕宇分开,面对几名守在山门、看到燕宇后露出惊喜表情的青城弟子,陆少临不怕羞地抱住燕宇亲了一下,才跟燕宇道别离开。

——顺便一提,他的尾巴已经可以收起来了,之前果然是修为不足强行升上三尾导致的,陆少临这几天赶紧把燕宇‘喂’给自己的阳气消化完,又是一枚风度翩翩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

与燕宇分开后自然不需要考虑人族的脚程,不到三天他就回到杭州,没等他坐下来喝口水,他老子就冲了进来砰一声关上门,还捏了法诀防止有人来偷听。

“臭小子,你怎么勾搭上勤王之子的!”

陆少临愣了愣,倒是不太惊讶,自知道燕宇身负真龙之命后,他就猜到他肯定是皇亲国戚——大明的气数还...

胡言(燕陆)19

晚上需要在野外露宿,陆少临马上展现了自己优秀的野外生存能力,快速找到了水源,让燕宇继续休息一阵,跑去抓了两只兔子,摘了些果子,还有可以驱赶蚊虫的野草,待回来时看到燕宇已经搭好火堆,用树枝插了几条鱼在烤。

这种我来打猎你烤鱼的默契让陆少临很是得意,又厚着脸皮坐到燕宇身边,肩膀贴着肩膀。

燕宇看了他一眼,总算是没有拒绝他的亲近,这让陆少临松了口气。

其实他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他跟燕宇认识才不过两年,互通心意不过十来天,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他总不可能完全禁欲吧,他可是身心健康,遵循教诲,而且享受欲望的狐狸精,又不是坚持只与喜欢的人行房的任剑南。

毛茸茸的尾巴在身边一拍一拍,陆少临看着那跳动的...

胡言(燕陆)18

燕少侠别好剑,把狐狸往肩膀一放,双手抱拳感谢剑庐主人这几天的照顾,告别过后才离开剑庐。

肩膀上的白狐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呼噜一下自觉地用尾巴卷住燕宇的脖子,脑袋蹭蹭燕宇的脸,继续懒洋洋地打瞌睡。


傅剑寒没有和他们一起,在他再三恳求下,陆少临最终还是心软,只要求他把《南国十八招》送给燕宇就把任剑南的联系办法告诉他,傅剑寒明知道陆少临就是想为难他,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最后得到任剑南消息离开的傅剑寒,已经从燕宇的生死之交变成点头之交,陆少临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说他心软,陆少临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其实他真没啥同情心,就算傅剑寒一辈子找不到任剑南也跟他没关系,不过既然傅剑寒是剑庐主人的儿子,...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8

“燕宇,我希望你好好的。”

“不。”

“活下去,再找到我。”

“不。”

“我一定会喜欢上你的,一定。”

“陆少临……”

“……”

“陆少临!!”


陆少临坐在办公桌前,仍是有点恍惚。

他摇了摇头,想把昨晚那奇怪的梦甩掉,他不清楚那到底是单纯的梦,是自己最近看连续剧太多的妄想,还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记忆——至少他是不记得他有跟燕宇说过这些话,而梦里的场景太模糊了,他看不清楚。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助理得到应允才打开门,“陆少,有一份送货需要你签收。”

陆少临挑起眉,觉得奇也怪哉,一般的送货或者快递都是送到公司前台,只需要前台的人帮忙签收就可以了,指名是他的东西员工还不至于怠...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7

7.

和女生约会的话,陆少临颇有心得,从可爱萌妹到高冷OL,攻略方法按照妹子的性格各有不同,总有一种办法可以攻略成功。

但是——

陆少临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喜欢男人,所以对于怎么和燕宇约会,感到十分棘手。

其实他觉得既然燕宇和自己两情相悦,又何必拘泥于形式搞什么约会,直接忽略掉前面的流程,直接上酒店进行亲密接触就好,可惜燕宇完全无视他的暗示,跟他约定周末白天到附近的商场见面。

虽然感到遗憾,但能和燕宇一起出去还是让陆少临精神一振,顺口问了他手机号码。

燕宇眨了一下眼,表情不动,“我不用手机。”

“咦,是刚回国没有办理吗?我帮你办一个吧。”陆少临拿出手机,打算让助理帮自己买个手...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6

傅剑寒给了陆少临一个地址,就骑上自行车说要去找任剑南玩。

深刻怀疑这小鬼要怎么进铸剑的办公大楼,陆少临还是按照地址开车往地址所在地过去,觉得就算见面后燕宇冷言冷语,能看看他也是好的。

美人就算不说话,也能够达到治愈人心的作用嘛。

目的地是一家很有传统建筑风格特色的武馆,全称是逍遥武术培训基地,他到达后才恍然大悟这儿不是东方未明寄住的无瑕子师傅家嘛,难怪看到地址的时候他觉得那么眼熟。

停好车走进门户大开的武馆,估摸着东方未明奔着两条小短腿还拉着小姑娘玩儿,没那么快回到家,自己要不要先去跟谷月轩打个招呼。

不对啊,他不是要来找燕宇的嘛,燕宇在逍遥武馆干嘛?总不能是学打拳吧。

这个问题很...

胡言(燕陆)17

和燕宇心意相通的那刻开始,陆少临就盼望着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人族的寿命实在太短,短得他担心几百年以后自己会忘记燕宇,短得似乎燕宇随时会离开自己。

后来他发现自己想多了,他也没想到真正没有时间的会是自己。

而现下陆少临脑袋里自然没那么多事,心里只有满满的甜,吃到蜂蜜都没有这么甜,他捧着给燕宇做的稀饭,手上拿着勺子,想要亲自喂给燕宇。

而燕宇不为所动,冷淡地摇头,表示他可以一个人进食。

“燕兄,让我喂你嘛,我想喂你,早就想试试喂喜欢的人吃东西了~”

那人一边含情脉脉地说,背后的尾巴又忍不住兴奋地甩动,燕宇眉头动了动,犹豫良久才点头,吃掉陆少临递过来的那一口稀饭。

陆少临得意得...

胡言(燕陆)16

燕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他下意识去找自己的佩剑,却只摸到了床边那白乎乎的毛团。

白狐把自己卷成一团,脑袋枕在蓬松的尾巴上,一只爪子伸出抓着燕宇的衣袖。

剑客松了口气,撑起身把白狐抱在怀里,他知道若非到了安全的地方,陆少临不会放着重伤昏迷的自己呼呼大睡。

他想起方才自己认出了白狐就是陆少临后,白狐的反应,十分庆幸自己不顾傅剑寒阻止坚持去追白狐。他不知道自己放任白狐离开的话,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陆少临,妖怪与人不同,若真想躲开,燕宇一生恐怕再也没办法见到他了。

相比起失去陆少临、失去白狐的恐惧,陆少临是妖怪这个事情,于燕宇来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甚至……

甚至知道陆少临并...

胡言(燕陆)15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陆少临跑得又急又慌,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就往前跑,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不敢回过头去,不敢再看燕宇那么一眼。

不管燕宇是怎么认出自己的,他也不想从燕宇眼中看到那么一丝对妖怪的恐惧厌恶,光是想到以后再也没办法与燕宇来往,甚至不能装成普通狐狸粘在他身边,陆少临就觉得喘不过气来,怀疑自己这么身强力壮的狐狸是什么时候得了不知名的病症。

他从来都清楚,妖族与人族终究不同,他又如何奢望燕宇能够接受自己?说不定想到自己曾经和一只妖怪同吃同住,甚至那什么什么,他就想犯恶心呢。

他算是明白任剑南为什么不愿意让傅剑寒发现自己是妖怪,除了人妖殊途,还有更复杂的心情问题,也或...

胡言(燕陆)14

陆少临实在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看到燕宇被自己的同族咬得满身是伤,还要应付几名高手攻击,那边的傅剑寒也是一样的状况,甚至任剑南也加入成为袭击者的一员,往红衣剑客扑去。

“阿南,你怎么了?!”

傅剑寒不想伤害任剑南,抵御的动作多了顾忌,被人攻击中又没办法出手按住任剑南,两名敌人看到机会,攻击更为猛烈,誓要把傅剑寒制住。

陆少临护在燕宇身前,把扑过来想要攻击燕宇的狐狸一只只甩开,他的身形比那些红棕毛发的狐狸要小巧,却能一下把那些大只的狐狸撞开,他全身炸起毛,呲牙咧嘴瞪着那个站在战圈外的罪魁祸首。

“哇,我看到了什么,灵狐!而且是有修为的灵狐!!”

那穿着道服的肥胖男人顿时...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5

陆少临有点后悔那天晚上的唐突,第二天起来到回到杭州,燕宇就再没有跟自己说过话,甚至多看一眼也不愿。

虽说燕宇不说话似乎是常态,但不愿意看他杭州陆情圣英俊潇洒的脸他就是不乐意了。

不乐意也没有用,直到和燕傅两人分别,他也没拿到燕宇的联系方式,他也不好意思跟任剑南说笔直如他现在看上了一个男人,希望好友帮忙向傅剑寒问燕宇的电话。

其实有心去查,以他的人脉财力是可以很轻易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陆少临却没有那个冲动,他心里隐隐有种直觉,觉得就算不去找,他和燕宇还是会再见面的。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这期间陆少临恨不得能分出三个自己,好把工作处理好,自然也没那么多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等意识到自己半个...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4

陆少临是真的喝醉了,要任剑南扶着才能勉强走出店门。

原因当然不是上章那小半杯的白酒,而是现在依然活奔乱跳浑身酒气走在一旁,但看不出醉意的红衣少年。

陆少临随口调戏一把任剑南,人家正主都还没反应,傅剑寒就把嘴巴嘟得老长,挡在任剑南面前作护卫动作,并且说要跟陆少临一决胜负。

小酒鬼的决斗方式自然不是真的打一架,而是看谁的酒量好,陆少临看他已经喝了两大杯酒,再估摸一下自己的酒量,就坐直身来爽利应战了。

……结果显而易见,陆少临还是小看了傅剑寒的酒量,喝到后半段杨云都已经提醒他了,他还是坚持下去,导致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少临,你怎么就不听人劝呢。”

任剑南叹了口气,扶着一个烂醉的人他真...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3

“霸王别姬!”

大声一喊,少年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手中钢制小刀挥舞,嚓嚓嚓地把面前半人高的羊腿切开,羊肉块啪啦啪啦掉落到羊腿下面的大碟子上,没一会儿那羊腿就被削得干干净净,那红衣少年更是得意非常。

傅剑寒昂首挺胸,还没来得及求奖赏求夸赞,身后就伸出一只手,用力敲了他脑袋一下,痛得他抱头大叫。

那人看着少年呜呜叫痛,趁机钻进任剑南怀里求安慰求抚摸,简直想翻白眼,“你以为这里还是荒山野岭吗?叫那么大声影响其他客人。”

“老杨你好过分,家暴未成年是要进警察局的!”傅剑寒由着任剑南给自己揉脑袋,抬起眼不满地嘟起嘴。

“危害公共秩序也要进去的。”

男人一头深色长发扎了条辫子,有着一张正...

胡言(燕陆)13

陆少临抬起爪子舔了舔,尾巴焦躁地晃来晃去,黑色的眸子瞄着那前来求助的村民,只觉厌恶之情都要溢出。

旅程已经超过一半,再过三天他们就到达成都,这本是一件好事。

然而他们昨晚到达的一个小村庄,村里不过三四十户人口,日常交易的商品都要去城镇采购,算不上偏僻也不算繁华,村里流传着奇怪的传说,迷信风俗还挺多。

他们本打算今天一早就离开,就被一名魁梧的村民堵在屋子里头,本以为对方有恶意,燕宇和傅剑寒均拔了剑准备应战。

那村民赶紧摆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甚至跪下叩头表示有事相求。

陆少临一听,嗤笑一声蹲到一边去,对那村民要说的话显然没有兴趣。

少临兄,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任剑南凑了过来,和他并排...

孤言(主燕陆,副傅任)02

02.

陆少临按住自己的心口,觉得那儿砰砰砰的,闹得他有点慌,目光却忍不住跟着那个绿色的身影走,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他刚才只能愣愣握住了那人的手,说出自己的名字,双眼死盯着对方,若非对面的人先抽出手,他可能要握住那只手到天荒地老。

那人正走在前面,表弟傅剑寒跟他讨论着什么,基本上都是傅剑寒说了几句他才点点头,或者嗯一声……明明隔得不近,周围也很吵,他就是知道燕宇发了声。

“少临?”

任剑南把手放到陆少临面前晃了晃,把他的注意力唤回来。

“小任,”陆少临眨了眨眼,转向任剑南,表情凝重,“那还是小孩子,你要考虑清楚。”

“啊!?”任剑南不明所以,下意识看向傅剑寒,脸上因羞怒染了红,“...

胡言(燕陆)12

燕宇靠在农家简陋的木板床上,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男子,眼中满是惊疑。

“燕兄,我饿了~”

一身蓝衣,头发随便扎着辫子的青年笑眯了那双桃花眼,双手勾住燕宇的脖子,脸差点就贴上燕宇的脸,然而燕宇没有忽略掉,这个人身上有些什么违和的地方。

陆少临的头上长着一对兽类软软的毛茸耳朵,脖子到脸颊的位置长有奇怪的纹样,身后三根长尾巴摇来摆去,打到燕宇身上他似乎还感觉到了痛楚。

“……”

燕宇沉默着伸出手,抚摸对方的脸,陆少临舒适地眯起眼,蹭了蹭他的手。

“陆少临。”

唤了一声,燕宇看对方凑过来蹭自己的脸,知道这不过又是自己的一场梦。

陆少临不可能在此地,陆少临不可能长着动物的耳朵和尾巴,陆少临...

1 2 3 ————
©苏生 | Powered by LOFTER